深圳饼干价格联盟

笑看古代名医刘完素的穿越之旅

中医出版 2019-01-16 03:50:47

编者按:今天周末,小编特地选择了这篇带着点荒诞主义色彩的穿越文章,看看刘完素古今穿越之旅。轻松之余,也能有所收获。正如黄煌老师对此文的点评:“这字里行间所说的道理,很值得体会”。最后,祝大家周末愉快!

刘完素别传


话说刘完素在12世纪呆得太久了,想出来散散心,于是便乘着“氟利昂飞行10号”出来溜达了一番,不巧误闯入时空隧道,来到了22世纪。


他用手撑开眼皮一看,却吓了一大跳:这22世纪的人个个都穿着“南极人”保暖衣,怀里抱着电子火炉,嘴里还“吧唧吧唧”地嚼着“温阳牌”瓜子。


老刘来到一个孩子面前,厚着脸皮讨了一枚,那孩子让他闭了眼将瓜子往他嘴里一撂,老刘刚嚼了两下便大叫一声吐了出来,戴上老花镜一看:“哎哟,这不是吴茱萸吗?”


他不禁问那孩子,“你们咋都嗑这玩意?莫不是地球上来了第五次冰川?”孩子惊诧地说:“老爷爷,你不是本世纪人吧?现如今,俺这旮旯就兴这个,这叫赶时髦!”


老刘摇摇头走开了,只见马路边的店铺大多挂着中医中药的相关牌子,什么“天雄铺子”、“鹿茸酒家”、“巴戟天麻将馆”、“当归生姜羊肉汤饭店”、“桂枝牌凉席”、“硫黄香皂”、“海马牌痒痒挠”等等。老刘不禁纳闷了,这22世纪的人咋就都那个什么虚吗?


正走着,冷不丁瞧见俩人,好眼熟,咦,那不是穆大黄和荆山浮屠吗?他们俩在干啥呢?瞧这俩徒弟来得比我还早呢!


定睛一看,这俩人正在一家店里熬一种大补膏,名字是西洋文,不认识。只认识前面两个字母是“F”和“J”。


好奇心促使老刘走过去喊他们,可那俩人象聋子一样毫无反应。刘完素心里琢磨着:今儿个咋的了?现在出师了,就不睬我了!当年你们拜师时可不是这样。这人啊,咋就说变就变呢!不禁提高了声音“穆大黄!”


那人道“你认错人了,我叫穆F”。咦,这小子倒真反了。也罢,不还有一个么。“荆山浮屠!给我点防风通圣散吃吃,好热啊!”“我叫J浮屠。这里哪有防风通圣散,连种大黄的药农都改行了!”


老刘一听火了,岂有此理!这徒弟都变节了。一个改了名,一个改了姓。更令他不能容忍的是他发现熬药的锅底下正在烧着一本书,那书名叫《宣明论方》!


老刘气得直要吐血。可转念一想,这血还不能吐,因为这里肯定买不到止血的泻心汤。正要与二厮理论,忽听外面大喊一声“教主到!”


二人一听立即对老刘说“教主来了,快逃命去吧!”说完将鼓风机对准老刘一吹,老刘便又重新回到时空隧道。风力太大,把他吹晕了。


当刘完素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躺在东汉末年的长沙府衙门口,又渴又累,对,找张仲景串串门吧!


“老刘,好久不见,有什么新闻?”老刘一看,是卫汛。“22世纪可好玩了,那个热药盛行……”


卫汛听完,“太好了,您去那里开个川派某牌子的饼干,包您当经理,发大财!”“呸,燕赵多悲歌之士,我岂能改我风格!”老刘一脸愠色。“嘻嘻,开个玩笑,帮助消化。”“谁呀?”里面传来了仲景的声音。


“师父,金朝的刘完素求见。”“噢,快进来吧!你这孩子,也真是的,人家打老远来,干吗晾那么久!”仲景边说边迎了出来。


刘完素:“医圣,如今还开白虎汤么?”


仲景:“咦!老刘,您病啦?”说者便伸手去摸完素的额头。


“没有啊!”老刘说,“现在寒药落伍了!”


仲景:“谁说的,俺昨天还开了两剂白虎汤呢。”


“医圣不知,22世纪的人都吃温药呢!”


“新闻,快说说。”


完素将所见所闻一一复述了一遍。


“都吃哪些温药啊?”仲景边说边递给他一杯龙胆泻肝茶。


“应有尽有,只是有两种是外文,不认识,前面两个字母是F和J。”


“我知道了。都用多大剂量啊?”


“剂量段不一样,大者达每日200~300g之多,甚者达500g。”


“比我还牛啊!有个性!不过他们的药罐子一定很大的。”


“可不是嘛!”


“都用多长时间啊?”


“也不一定。据说长的达2~3个月呢。”


“都用于什么情况下呢?”


“用得比您要广多了!据说还可用于平人的保健呢!”


“真是高手啊!快带我去取经吧!”


“对不起!时空隧道已经关闭!”


“不去也罢,这东西能经得起推敲么?”


“您害怕啦!怕抢了您医圣的头衔啦!”


“江山代有才人出啊!长江后浪推前浪嘛!我是那种沽名钓誉的人么?”


“先生啊!您落伍了!”


“完素啊!您说这人体的胃肠道究竟能吸收多少药物呢?这么大量的F能完全吸收么?卫汛啊,查查电脑,看看这么大量的F能被吸收多少?”


“吸收不了怕什么!刺激肠道再排泄出来呗!”


“师父,电脑上查不到这么大量的吸收率。”


“用这么久,就不怕蓄积中毒么?卫汛啊,再查查看蓄积率是多少?”


“医圣啊!人家用这么大量都不怕,您还怕啥!”


“师父,我不敢查!”


“为什么?”


“电脑警告说,温药火力太大!再输入这么大的剂量,操作软件将会被烧坏的!”


“噢,那就别冒险吧!关于这个药代动力学的数据,明天到网吧去查吧,那里有防火墙!”


“完素啊,您说这药物是干吗用的?”


“医圣啊,您老糊涂啦!当然是治病用的了!”


“是通过什么途径治病的呢?”


“当然是以药物之偏以纠正人体之偏了!”


“那么,您说平人有什么偏呢?”


“可能也有吧,只是您我天目未开,看不见吧!”


“您说我书里写的“方与病相应者乃服之”的话是否也过时了?”


“这……”


“完素啊,您说用这么大的量中毒了咋办?”


“喝蜂蜜解毒呗!”


“如果出现心脏症状,喝蜂蜜就能解毒么?”


“要不用甘草和绿豆!”


“蜂蜜的确解F毒,不过不是靠喝来解毒的。”


“那咋解?”


“我用乌头常用蜂蜜煎煮,您体会到个中味道了么?”


“愿闻圣训!”


“一是乌头中含有乌头碱,蜂蜜中含有有机酸,可以中和乌头碱。”


“二呢?”


“二是因为乌头中含有6种生物碱,其中前4种有毒且不耐高温,后2种耐高温,而且是治疗的有效成分。用蜂蜜煎煮可提高煎液的温度,有利于前者的破坏。”


“三呢?”


“这三嘛!乌头辛辣,口感不太好,用蜂蜜可以矫味。”


“看来,喝蜂蜜恐怕只能起到暂时的改善味觉的作用,对于真正的中毒来说,或者是一种心理安慰,或者是掩耳盗铃吧!”


“完素啊,您说用这些温药要不要忌口什么的?”


“可多了。比如不能用冷水洗脸,不能吃冷东西,不能受冷风吹,不能……还有……”


“还有啥?”


“附耳过来!”


“神秘兮兮的干吗?”仲景将耳朵靠近了完素。


“不能同房”刘完素压低了声音说。


“这又不是修仙,都是滚滚红尘中人,大家追求的无非是过正常人的生活罢了。”


“是啊,修仙是道家的事,治病则要本着儒家思想嘛!”


“要犯忌了会如何?”


“后果自负呗!”


“病人对医药大多一知半解,您说吓唬人家干吗呢?哎!病人也真够可怜的!”


“医圣啊,您在桂枝汤的服用方面不也强调禁忌么?怎么还这般微词呢?”


“完素啊,您有所不知。这禁忌啊,一方面是疾病的需要,比如高血压、水肿忌高盐饮食,肾脏病忌高蛋白饮食,乳糜尿忌高脂肪等等,这些都是公认的,无可厚非的。”


“另一方面呢?”


“这另一方面嘛,可能与疾病无关,是医生留给自己的后路。一旦疾病复发,就从犯忌方面找原因,把责任推给病人。”


“那干吗不一开始就跟病人讲疾病会复发呢?”


“病人的期望值是很高的,你说以后会复发,人家还找你看么?”


“也有理。那是否会成为行业的潜规则呢?”


“但愿不会!”


“医圣啊,您说这些是会遭骂的!”


“是朋友,一般不会出恶语的。”


“那当然。”


“完素啊,您说这中医的门派该不该强调?”


“当然该强调了。我就是寒凉派嘛!”


“我觉得既要讲又不该讲!”


“此话怎讲?”


“学习的时候要讲,但应用于临床的时候又不该讲。”


“我就强调用寒凉药,疗效一直不错嘛!”


“但是您仔细想想,是不是有一种先入为主的思维方式在左右您呢?看到什么病都首先想到是热病。”


“经您这么一提醒,还真有点呢!”


“戴上了墨镜,看谁都是黑的!”


“看来我也该转换思维啊!”


“完素啊,您想想,世间所立论者,是不是大多都倡其所长而所讥者又多为其短呢?”


“是这样子的。但如果没有偏长,又怎能成一家之学呢?又怎能标新立异,脱颖而出进而哗众取宠呢?”


“小刘啊,这种猎奇的心态可万万要不得!您这么一偏,不知多少人又要倒霉了。”


“管他呢?只要能成名,一切手段在所不惜!”


“完素啊,这话不该出自您口啊!您可不要被功利之心所支配哟。草可以随风而动,但人该有主心骨啊!做中医心态一定要平和啊!”


“哈哈,经济社会谁都会变质的,谁知道您是否也变质,刚才说的话说不定是乡愿之言呢!故而特说戏言相激,还请海涵。哎!医圣到底是医圣啊!”


“咦,这小子,胆敢戏弄起本官来了,看我不治您个犯上之罪!”


“嘻嘻,您才不会呢!我早就看透了!”


“为啥?”


“人世间有一种非常奇怪的现象,那就是真正的英雄,他们之间大多是相慕相惜的。”


“后生可畏啊!完素啊!俺有些倦了,您也该歇会了。”说完,指了指里间的水晶床。完素敬诺。接着仲景又说“卫汛啊,来段乡曲吧,换换脑子吧!”


卫汛连忙打开唱片机,只听唱着“刘大哥说话理太偏,谁说……”


“哎!好一段正宗豫剧!”


本文摘自《黄煌经方沙龙(第一期)》,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转载请注明来源。


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全文,可按指示快速关注【中医出版】订阅号,阅读到更多优秀的中医出版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