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饼干价格联盟

煮字为药过客

为你写诗 2018-11-07 14:38:19

   是你吗?

   翻动着页面的是你吗?

   你刚踏入滚烫的世间,还是甫自水深火热的地方归来?

   你才扛起属于你的包袱,还是即将卸下重担?

   你过着你甘愿的日子,还是在他人的框架里匍匐?

   你兴高采烈着将来的梦想,还是灯下默默回顾活过的证据?

   你身手矫健宛如美洲虎,还是已到了风中残烛?

   人生对你而言,是太重还是太轻?

   是甜美还是割喉的苦?

   是长得看不到终点,还是短得不知道怎么跟心爱的人说再见?

   手机屏幕前正在看着这些文字的你,

   究竟怀揣着什么样的心事,写着怎样的文字?

   我们一直等着你的故事,你的心事和文字。


  投稿邮箱|poemsforyou@sina.com



 煮  字  为  药 

hey,亲爱的你,

此时此刻,想想这个问题,

你的微信通讯录里有多少人呢?

现在,请从A到Z一一翻阅,想一想

与多少人的记忆已过了赏味期限?

这些人与你共度了多少流年,又在何时说了再见?

说了再见后可曾真的再见?

再见后又有多少温热如当年?



喜欢的歌《消失的光年》里唱“每个人是每个人的过客,每个人是每个人的思念。”

今天的文章里,作者与小A的迅速相遇、分离让他不由想到“过客”一词,又引发诸多追忆。而于小A而言,他又何尝不是它的过客呢?无论以何种角度思量,都同样让人心生感伤。

我在十二三岁的时候意识到没有人会一直留在我的身边,我给自己造了一个虚拟的朋友,称他为木木。他既是虚拟,又确确实实存在着,因为在我的日记里,每个时期与我最为亲近的人都是木木,不同的人来了又去,但翻着自己以前的日记,真的误以为一个叫木木的人陪了我一辈子呢。事实上,木木的真名叫过客。

在自己最孤僻偏激的时期抱有的过想法是:

不要再接近任何人,不要再与任何人亲近,不接纳任何怀抱,不要给予一丝温柔。没有熟悉何惧别离。

后来渐渐意识到,无论把自己裹得多紧也并不妨碍与周遭世界的相互作用,说了再多的冷言冷语,感情还是学不会撒谎。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不与外界交互的人生是不存在的,就像韩寒说:“无论你怎么与他人控制距离,你依然会失去控制,因为这个世界上总有人能让你乖乖交心和伤心

以前遇到过很喜欢的老师,毕业分离的时候都会伤心地不忍告别,想到以后再见的遥遥无期,想到以后他站在讲台上讲同样的内容,却不再是为你,他再也无需理会你生活里的愤懑挣扎,不关心你成绩的忽上忽下。越是想珍惜的越是留不住,在世界先天的设定里,悲伤无足轻重。可转念一想,老师于我们而言,这种难过或许更加频繁与深刻,花几年的时间去插手很多人的人生,耗着自己的时间助力着他们的成长,最后又要说着说不完的再见。当他们站在讲台上时,体会到的并不是来来去去的人,而是面孔的飞速更换。过客于他们大概是四季于生活一般的常态。不敢去妄加揣测,坦然释怀与麻木不仁究竟哪个更多一些?

无法搁置的悲伤,只能用更勇敢聪明的方法去对抗,不舍放开的手,请紧紧握住。留不住人,就去留住与他们有关的天光云影,扦插他们身上美好动人的品质。如果记忆尚存,那一切都不曾远去。


过客

作者|溯流


我与过客的相遇始于一个下雨的周三午后,也终于一个下雨的周三午后。既然称之为过客,自是来去匆匆,我也已然释怀。

特别的是,这个过客是一只品种不明的小鸟,暂且称呼它小A。我与小A的邂逅地点在我的寝室,七层楼的高度。没有谁知道它来自哪里,又为什么要落在这里,或许小A自己也知道生为微小的生灵鲜少被人注意,所以它静悄悄地来,但我依然发现了它。时间滴滴答答,停在了下午两点三刻。它似乎是受伤了,飞不起来,舍友怕啄到他,赶去阳台外。我看着心生怜惜,丢了点饼干小碎屑出去,像喂一只宠物一样丢给它食物,动物也是通人性的,确定真的是食物后,它小心翼翼地靠近,迅速吞下肚,叼啄着地板直至地面完全干净。

我动了心,想在小A的伤好之前把它养在阳台,舍友和我不谋而合,我们甚至准备好了小的牛奶纸箱准备做窝,可再回头,小A已不见了踪影,飞走了。
哦,原来只是太累。

可怜我像个傻子一样疼它,到头来一场空,又一次不留痕迹地错过了这个过客。

细细想来,碌碌生涯,我已错过太多太多的过客。

地铁上同座却无任何交流的过客,人潮拥挤之中擦肩渐远的过客,上班不到一天就离职的过客,甚至于社交平台上一个个变灰的头像,我在一个又一个地错过他们,对这些人记忆尚存,可终究也逃不了过客匆匆。好像一页白纸,你在上面着了一道,可是这张纸终究是要用来写工整的字的,于是这一道便觉得突兀,只能擦掉它,只是痕迹还在罢了。

可能地铁上同座的阿姨隔天就会因为某某地铁事件被曝光网络平台,擦肩的小伙揣着兜里用两个月工资买来的钻戒准备向女友求婚,刚来一天的同事在离职后得到了更好的工作待遇,不再跳动的好友头像也会时不时隔几天发出一条关于爱情美食旅行的动态。可是我却不能驻足他们的生活,时间不等我,我还得忘记一大堆的过客去迎接又一大堆的也要成为过客的人。这好像是命中注定的潜规则,在规则下没有人能完全脱身,都被推着走,像歌里唱的那样,跟着生活流。我又何曾逃脱其间,任凭我再怎么不甘心与之相似,被推着走时不住转头看着那些恍惚的面孔,可是光阴涌动何曾休,又不道,暗中偷换了几多人。

曾有朋友问我,你的通讯录里有多少好友,我翻了翻,三百多吧,自己也不禁瞠目结舌,心里不由得低叹一声,人多了心却少了。始终聊天的人还有那么几个,可很多以前经常联系的朋友到现在也不怎么搭话了,我每天做着乱七八糟也不知道究竟为什么的事听着云里雾里也不知道到底讲什么的课,等到想和老友叙叙旧时,看到上次聊天的时间就会惊觉已太久没有联系过他了,无奈又添尴尬,害怕突然的问候显得太过唐突,害怕主动的时候对方又恰巧不在线,时间没等我喘过气来就溜了,我只好睁着眼睛看着消息栏首页的人在不停地更换。于是,他们都成了过客,如春风般来去无情,饮散落花流水各西东,后会不知何处是。

记忆中的烟浪袅袅远远,共览过的暮云重重几何,而我的日常依旧乏善可陈,上课吃饭打球睡觉上课吃饭打球睡觉,一天又一天的循环慢慢激出了心里面最厌俗的那一面,于是在某个特定的时间节段上怪情绪一触即发,自己变得莫名烦躁,对所有的一切都敏感起来,想关掉所有通道和这个世界的联系彻底断绝,家人爱人的电话也没有勇气接,怕在电话里透露出哪怕一丁点的不愉快让他们为我担心。但是这个时候我才有大把闲暇来深思那些过客的点点滴滴,想起他们的言行举止谈吐腔调,更奇怪的是在想起这些的时候我徒然心生宽慰,因为只有那个时候我才觉得,我和整个世界的一切都相识。

几年前满大街都在放着陈所长的那首《最佳损友》,一句“来年陌生的是昨日最亲的某某”是多少人的社交软件签名,每个人都说自己失去了至亲的朋友,但而今人人都把酒祝东风,谈笑从容,与其说大家渐渐默认了事实看清了生活,倒不如说时间过得太快让人无暇应接。于是和老友的合照少了,朋友圈微博空间的自拍多了。可能仅仅是几天没有联系,等见面时发现对方的手搭在一个陌生人的肩上,就会觉得自己仿遭背叛,于是在心底给自己的周围装上了一层栅栏,给对方贴上了背叛者过去人的标签,再次见面失去了往日的激情,他人问起,付之一笑,道是过客。

再次想起那句词“被推着走跟着生活流”,若真有一朝谢病还乡里,又何尝不是穷巷苍茫绝知己,万般无奈,只好叹息时间匆匆。有时候希望自己可以像电影里的主人公一样,站在人流密布的马路上看着来往的一切,彼时的时间也变得慢起来,慢到足够看出一个人的表情,熟记一个人的打扮。然而韶华不为少年留,我无非也和周围的人一样,有着相同的五官、类似的言谈,就和我所理解的过客一样,我在此时此刻也成为了别人心中的那个曾经。

人生何惧怒摔碎瑶琴凤尾寒,叹息子期不在对谁弹。唯恐纵然满面春风皆为友,春风拂面而去终不复还。我亦忧虑,怕遇春风拂面,也怕在春秋几度转之间,知我者无几人。虽自认自己是个洒脱的人,也深谙时无复回溯日,用心尽力就好的真理,但如真正遇上了,除了难过,内心深处的害怕却是挥之不去的。人走茶凉,万年亘古不变的真理,过客就是为了让人生的感慨显得苍白无力而存在的,他们让你知道,所谓的人生不过是一场失去,从一出生就在不停地失去,虽然中途会得到可以倾己一生去守护的人事,但是拥有后也是另一种失去,等到不再拥有的那些日子,生命也就此终结。就像一个不信邪想改变世界的小孩被大人发狠的耳光打醒,对着他说不可能的不要想了。因此,对于生命的过客,我只能忍痛道别。

生者即是过客,陌生的过客也好,熟悉的过客也好,需要记住的都是愉悦的瞬间,记着片刻和他发生的点滴,记得他留对你的话语。这便是对过客们最好的纪念了,至少在有生之年还能感谢他们曾带给我们的熟悉和亲切感。
人远泪阑干,燕飞春又残 ,共醉风雨的过客未挥手已告别,至此我仍感谢昔时的明月清风,不劳寻觅。谁使谁弦断已不再重要,我依旧谢谢曾经的感动,让每一个过客在我的天空耀眼如星辰,星连成河贯穿生命的每一刻,在所有可望而不可即的流光之间,我借助他们的力量,一路风尘也成惊鸿。

过客匆匆

只愿你能遇到你的归人

周日愉快

我是周六考完试后

愉快得要飞起来了的小编心悦

下次再见又是崭新的五月小长假了

但别期待

只因每一天都珍贵

请务必好好生活





煮字为药|VOL.004

编辑|心悦

作者溯流

                  手写|没大脑先生,延卿

                    投稿邮箱|poemsforyou@sina.com
            新浪微博|@PoemsFor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