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饼干价格联盟

伍迪 • 艾伦:另一个世界的存在

艺术家 2018-11-07 15:12:40

 

无疑存在一个看不见的世界,无法解释之事时常发生:有人看到了幽灵;有人听到了声音;有人醒来后发现自己到了普利克尼斯赛马场;有人独自在家感到有只冰凉的手搭在自己的脖子上;有人能预见未来或跟鬼魂交流……这些事的背后是什么?

 

幸好,这些有关特异现象的问题将在不日推出的《呸!》一书中得到解答。书的作者是奥斯古德•马尔福德•特威奇博士,他是著名通灵学家,哥伦比亚大学灵外质教授。关于超自然事件,特威奇博士收集的历史记录异常丰富,包括特异现象的方方面面,从思想传递到天南地北相隔的两兄弟匪夷所思的经历,此两兄弟其中之一洗了个澡,另外一个身上突然就干净了。下面仅是对特威奇博士收集的最著名实例来一番管中窥豹,并附上他的评论。

 

显灵

 

1882316日,J.C.杜布斯先生半夜醒来,看到他已经死了14年的哥哥阿莫斯坐在床脚拔鸡毛。杜布斯问他哥哥在干吗,他哥哥要他别担心,他已经死了,只是来市里过个周末而已。杜布斯问他哥哥“另外那个世界”怎么样,他哥哥说跟克利夫兰没什么不同。他说他回来是要给杜布斯捎个信,就是穿深蓝色西装配菱形图案的袜子是件大不该的事。

 

那时,杜布斯的女仆进来看到杜布斯在跟一团“无定形、奶白色的薄雾”交谈,那团雾令她想起阿莫斯•杜布斯,但比后者稍微英俊。最后,鬼魂要杜布斯跟他一起唱歌剧《浮士德》中的咏叹调,两人就热情洋溢地唱了起来。天色破晓时,该鬼魂穿墙而过,杜布斯想仿效,结果撞伤了鼻子。

 

这似乎是显灵现象的经典一例,如果杜布斯的话可信,上述鬼魂还回来过一次,让杜布斯太太从一把椅子上升起,并在餐桌上方盘旋了20分钟,直到最后掉在肉汁上。有趣的是,我们会看到鬼魂喜欢搞恶作剧,英国神秘主义者A.F.蔡尔德将之归因于他们对自己不在人世显然有种自卑感。“显灵”经常跟死得蹊跷的人有关。例如,阿莫斯•杜布斯死时情形神秘,当时有个农民意外地把他和几根萝卜一起种在地里。

 

灵魂出窍

 

艾伯特•赛克斯先生讲述了以下经历:“我正跟几个朋友一起坐着吃饼干,感觉我的灵魂离开我的身体去打了个电话。不知道为什么,它打去了莫斯考维茨玻璃纤维公司。然后我的灵魂回到我体内又坐了20分钟左右,希望没人玩看手势猜字谜游戏。谈话转到共同基金上时,它又离开了,开始在市里闲逛。我相信它去参观了自由女神像,然后在无线广播城综艺剧院看了场演出。之后,它去本尼牛扒屋吃了一顿,积欠68元的账单。我的灵魂这才决定回到我体内,可是打不到的士,最后它顺着第五大道一路走回来,刚好赶上跟我会合看晚间新闻。它进入我体内时我知道,因为我突然感到一阵寒意,还听到有个声音说:“我回来了。把葡萄干递过来好吗?”

 

“这种现象后来还出现过几次。有一次,我的灵魂去迈阿密过了个周末,有次因为在梅西百货公司想不付钱拿走一条领带而被捕,第四次事实上是我的身体离开了我的灵魂,不过只是去做了个按摩就马上回来了。”

 

灵魂出窍在1910年前后很普遍,据报道,当时有很多“灵魂”在印度漫无目的地游荡着寻找美国领事馆。这种现象与变体很相似,在此过程中,一个人突然消失,然后在世界上另外一个地方出现。这是种不错的旅游方式,不过取行李经常得等半个钟头。变体现象中最不可思议的一例是阿瑟•那内爵士,他在洗澡时响亮地“砰”的一声就消失了,接着突然出现在维也纳交响乐队的弦乐组中。他继续作为首席小提琴手在里面待了27年,然而只会演奏《三盲鼠》。后来有一天,他在演出莫扎特的《朱庇特交响曲》时突然消失,现身时与温斯顿•丘吉尔共床。

 

未卜先知

 

芬顿•艾伦塔克先生描述了以下未卜先知的梦:“半夜我睡着了,梦到在跟一碟细香葱打惠斯特牌。突然梦变了,我看到我爷爷在街中央,正要被一辆卡车辗过去。我想喊,可是张口时,只能发出敲钟的声音,我爷爷被车轧了。

 

“我醒了,出了一身汗。我跑去我爷爷家,问他是不是打算跟一个穿了衣服的假人跳华尔兹,他说他当然没这种打算,不过他考虑过装扮成牧羊人来骗他的敌人。我如释重负地回家了,后来却听说老人踩到一块鸡肉沙拉三明治而摔倒,摔下了克莱斯勒大厦。”

 

未卜先知过于常见,以至于不能一概以巧合而论。此例中,一个人梦到一位亲人的死,然后就发生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如此幸运。缅因州肯尼邦克港的J.马丁内斯梦到他赢了爱尔兰赛马大奖,醒来后却发现他的床漂出房间,漂向大海。

 

鬼魂附体

 

持怀疑态度的休•斯威格斯讲述了某次参加降神会的有趣经历:

 

我们去了著名灵媒雷诺夫人家,在那里,我们被要求围着桌子手拉手坐成一圈。威克斯先生咯咯笑个不停,雷诺夫人用灵乩板打了他的头。灯全关了,雷诺夫人试图联系马普尔先生,他胡子着火后死在歌剧院里。下面是逐字记录:

 

马普尔太太:你看到什么?

灵媒:我看到一个蓝眼睛男人戴着装有玩具风车的帽子。

马普尔太太:是我丈夫!

灵媒:他的名字是……罗伯特。不……理查德……

马普尔太太:昆西。

灵媒:昆西,没错,就是这名字。

马普尔太太:他还怎么样?

灵媒:他谢了顶,但平时总是在头上顶几片叶子,好让谁也注意不到他谢顶。

马普尔太太:对,一点没错!

灵媒:不知道为什么,他拿了一样东西……一块猪腰肉。

马普尔太太:那是我给他的结婚纪念日礼物。你能让他说话吗?

灵媒:说话,灵魂,说话。

昆西:克莱尔,我是昆西。

马普尔太太:哦,昆西!昆西!

昆西:你烤鸡肉要烤多久?

马普尔太太:听那声音!是他!

灵媒:大家都要注意。

马普尔太太:昆西,他们对你好吗?

昆西:还不错,就是洗衣服4天才能取。

马普尔太太:昆西,你想我吗?

昆西:嗯,噢,哦,当然,当然。孩子,我得走了……

灵媒:我召不回来了,他在消失……

 

我发现此次降神会能通过最严格的可信性测试,除了一处小小的例外,即发现雷诺夫人在衣服下面藏了台小留声机。

 

降神会上记录的某些事情无疑是真实的。有谁不记得西比尔•塞雷茨基的降神会上发生的那件众所周知的事?她那条金鱼唱了《我找到了节奏》——那是她最近辞世的侄子爱唱的一首歌。然而即使最乐观地看,跟死去之人联系也是困难的,因为多数死者不愿开口,而那些愿意的,似乎在谈到正事前,总是要东拉西扯一番。笔者最近就真的看到过一张桌子飘了起来。哈佛大学的乔舒亚•弗利格尔也参加过一次降神会,一张桌子竟然不仅飘了起来,并且告退上楼睡觉了。

 

千里眼

 

最令人震惊的千里眼例子之一是关于著名希腊通灵师阿希尔•隆多斯的。隆多斯10岁时意到自己拥有“非凡能力”,当时他能躺在床上通过集中注意力,让他父亲的假牙从嘴巴里面跳出来。一位邻居的丈夫失踪3个月后,隆多斯让他们去炉子里找,结果发现那人在里面打毛衣。

 

隆多斯能盯着一个人的脸,然后让他的样子在一卷普普通通的柯达胶卷上显示出来,但他似乎从来没办法让谁的脸上有笑容。

 

1964年,他被请去帮助警察捉拿“杜塞尔多夫箍颈者”,那是个杀人恶魔,经常在被害者的胸口放一份火烧冰淇淋。仅仅通过闻一块手帕,隆多斯就领着警察抓到了一间聋痴学校的杂工西格弗里德•伦茨。伦茨承认自己是那个箍颈者,并请他们把手帕还给他。隆多斯只是很多具有特异功能者之一。罗德岛州新港的C.N.杰罗姆声称他能猜到一只松鼠心里所想的任何一张扑克牌。

 

预言

 

最后,我们要谈到阿里斯顿尼地斯,他是位16世纪的伯爵,他所做的预言至今仍让甚至最持怀疑态度的人吃惊乃至大惑不解。下面是典型的预言事例:

 

“两国将交战,但只有一国取胜。”

(专家们觉得这可能指的是19041905年的日俄战争——考虑到这则预言作于1540年,实为惊人准确的一例。)

 

“一个伊斯坦布尔人把帽子拿去楦,结果被弄坏了。”

1860年,奥斯曼帝国的战士阿卜•哈米德把军帽送去清洁,取回时上面有斑点。)

 

“我看到一个伟人,有一天将为人类发明一种外衣,做饭时罩在裤子上起保护作用。它将被称为‘围布’或‘围包’。”

(当然,阿里斯顿尼地斯指的是围裙。)

 

“法国将出现一位领袖,长得很矮,带来极大灾难。”

(这要么指的是拿破仑,要么指的是马塞尔•吕梅,后者为18世纪时的一个矮子,他策划了往伏尔泰身上抹蛋黄酱的阴谋。)

 

“新世界将有个地方叫加利福尼亚,有位名叫约瑟夫•科顿的人将成名。”

(此则不必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