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饼干价格联盟

婚路漫漫:陆少离婚吧《201-205》

小太阳书书 2019-01-16 06:18:24

第二百零一章 不能善罢甘休



“陆成言。”靠着陆成言的肩膀,丁羽轻声开口。

陆成言偏头,闻着她头发上的清香,嗯了一声。

“谢谢你。”

谢谢你能在第一时间做出为她着想的决定,也谢谢他一直都帮助她背负着外面的那些压力和风言风语。

丁羽几乎可以想象,在丁家私生子爆出来之后,丁家和她甚至是陆家遭到了怎么样议论,可是不管是陆成言还是陆家的其他人,从头到尾都没有让她听到一点儿不好的东西。

丁羽忽然很庆幸,庆幸他们现在还在一起,庆幸陆家人现在是她的家人了。

陆成言嘴角带笑,微微有些得意的在她头上吻了吻,笑着道:“开玩笑,我怎么会让我媳妇的东西被别人拿走,你可是我老婆!”

丁羽微微一笑,点头应允:“嗯,老公。”

陆成言大喜,表情激动,表现在瞬间抱住丁羽,激动道:“再叫一句。”

“老公。”

“再说一遍!”

“……好了,回家了。”

“最后一遍,快!”

“……老公。”

两人回到家,陆成言心中美滋滋的,原想着不是什么好事儿,如今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啊!

陆二少一高兴,洗完澡之后处理文件都比寻常快多了。

丁羽一个人躺在床上,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拿起一旁的手机,翻看了一下。

果然,丁志远的手机号被直接拉黑了,而她素来没有接陌生人电话的习惯,所以丁志远根本联系不上她。

想了想,丁羽咬唇,在事情全部都了解之前,她需要见一见丁母。

于是,丁羽一个电话打给了丁母。

“小羽?”那边,丁母的声音很快传来,旋即快速道:“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没休息啊?”

丁羽唇瓣带笑:“我没事儿,今天跟成言参加了一个商宴,回来有点晚了,妈你休息了吗?”

丁母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最后想着不让女儿担心,还是点头道:“嗯,已经准备休息了,你没事儿也早点休息,我大外孙估计也困了,你这都累了一晚上了。”

丁羽笑了笑:“好,我不会亏待了你大外孙的,不过妈,我想吃你做的糕点了,你明天过来给我做好不好?”

丁母诧异了一眼。

她是十指不沾春水的大小姐,很少自己下厨,更是没有那个天分,当初也是为了讨丁志远欢心所以学做了些糕点,不过味道很一般,有的时候丁志远倒是会给面子的吃两块,倒是丁羽小时候似乎很喜欢吃。

不过那也是很久之前了,后来她上学了,又是住校又是什么的,倒是很少吃到。

现在想想,距离上次给小羽做吃的,好像还是她上大一的时候吧?

这么一想,丁母心中满是愧疚。

现在对丁志远不抱有什么想法了,就越发的心疼自己的女儿来,越发觉得当初她做的不对,怎么能将全部心思都放在丁志远的身上呢,她的女儿才是最重要的呢!

于是,丁母立刻高兴的回答道:“行,妈明天就给你做去。”

“嗯,那妈你早点休息吧,我也睡了。”丁羽笑着挂了电话。

丁母挂了电话,有些面色戚戚然。

一旁坐着的男人将烟头放在烟灰缸里,吐了口气道:“小羽打来的?”

“嗯,这孩子现在怀孕了,说是想吃我做的糕点,正撒娇让我明天过去给她做呢。”丁母笑着回答。

男人略有些粗犷的面容此时带着些笑意,眼神怀念道:“我走的时候小羽还是个小丫头呢,一晃眼这都要有孩子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这小丫头想过我没有。”

“哥,你要不要跟小羽见个面,当初你对她这么好,她那么喜欢你,出事儿之后,她在家哭了好几天,比我都坚定的相信你,我相信她见到你一定会很高兴的。”丁母开口道。

男人眼神晃了晃,有些动摇,最后还是摇头道:“罢了,现在还不是时候,陆家那俩兄弟一点儿风吹草动都敏锐的不行,若是查到我现在的情况就不好了。”

“现在的情况……哥,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会……怎么会忽然回来?你这些年都在哪儿了?”响起这个哥哥,丁母就有些泪目。

乔远当初虽然没有什么经商天赋,但也不至于是什么纨绔子弟,而且毕竟志不在此,但是没想到乔家出事儿之后,他却被如此陷害,闹得那个下场。

丁母不止一次的想要找出背后的人,可是她一个女人,根本不懂得那些东西,人脉之类的更是不能让别人帮她做到那个地步,所以这么多年,几乎都要淡忘了当初的事情,却没想到在这个关头遇见了她的哥哥。

乔远也老了,可是比起来,五十多岁的人却带着比之前更加精神奕奕的神态和样子。

丁母侧目看着乔远,一脸络腮胡盖住了曾经俊朗的面容,本是瘦弱的公子哥儿一般的人物,如今却如同江湖草莽大汉一般,身上的肌肉健硕,整个儿给人的感觉,根本不像是正规营生的人。

反倒像是那些混江湖的狠辣角色。

乔远高声一笑:“能有什么情况,现在便是那些警察知道我就是当初的乔远,也不敢对我动手,当初我的事情本就是被人陷害的。以前没有证据和能力,现在若是惹了我,当初的案子翻供出来,可是谁也不好看!既然如此,那我有什么不能回来的。”

丁母顿时高兴道:“哥你找到证据了?那不是可以……”

“无妨,这些都不重要,对我没什么影响,倒是你,我有些担心。”乔远深邃的眸子看向丁母。

丁母想到那些事儿,当下有些讪讪的笑了笑:“哥,那些事儿我自有分寸,你就不要为我操心了。”

“怎么能不担心,这些年我最放心的,就是你的事情,看在小羽嫁了个不错的人家,而丁志远对你还不错的份上,我这些年没管,但是现在既然知道了,那就不能善罢甘休!”乔远眼中闪过一抹凶恶。



第二百零二章 不能忍



丁母一愣。

她心中也颇为怨恨丁志远,但是现在在她占据上风而丁志远焦头烂额的份上,她的怒意也不是那么大了。

只是想到自己多年的感情付诸流水,甚至是对唯一的女儿也不太好,现在想想丁志远,想想这么多年的追逐,越发觉得不值得。

现在她年纪都这么大了,倒也看开了一些,虽然不能完全释怀,但是有自己的女婿和女儿撑腰,显然她的底气比丁志远的足多了。

所以,丁母道:“我没什么可担心的,那些事儿有小羽和陆家呢,他狼子野心,得不了什么好,还有外面的那个女人,也休想得到什么。你不知道现在丁志远那个落魄的样子,还敢打电话让我帮他约小羽,还真以为小羽会乖乖听话将股份转让给那个贱种呢,真是可笑!”

乔远一笑:“看来,你还是怨恨的。”

丁母抿唇,当然怨恨!

就算当初她嫁给丁志远的手段不光明,但是那是她一个人的责任吗?

丁志远若非是想要得到权势,得到乔家的帮助会娶她?那个女人若是没有拿到丁家老爷子给的好处会好好的离开?

现在倒是鼓吹什么真爱了,将所有的帽子的都扣在她的头上,这么大年纪了还装出一副小白花的样子,简直是恶心至极。

面对这样的两人,她怎么能不怨恨?

更不用说现在还王向东打扰她的女儿。

如何能忍?

丁母但笑不语,乔远眸中闪过一丝狠辣:“丁志远这人,惦念权势已久,野心很大,可是偏偏没有对等的才能,现在除了想要丁氏集团以外,说不定还算计着从小羽身上得到什么,什么都不得到,剑走偏锋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有些事情我需要给你提个醒儿,若是有什么需要的话,记得找我,我会在B市待一段时间,另外,可以把我的号码给小羽,暂时不见面,但是也得让小丫头知道他舅舅回来了。”丁志远想到丁羽,眉眼之间闪过一抹笑。

丁母思揣了一下,虽然不知道乔远现在做什么,但是看他这幅气势,实则心中也有些想法,只是兄妹俩好久没见,到底有些事情不方便多问,所以丁母这会儿也只能点点头。

不过,心中却是暗道,丁志远和那个将人的日子绝对不会好过了,若是小羽真的不忍心的话,她也绝对不会让他好过下去的!

两人没有说多长时间,乔远就将丁母送回去了。

碍于现在她住的地方是陆成言安排的,周围还有不少陆家的人,乔远没有送到门口,在不远处的一个岔路口就分开了。

分开之前,丁母想到一件事儿,还笑着问道:“对了,哥,你这些年,结婚了吗?我该有嫂子和侄儿了吧?”

乔远摆摆手:“哪儿啊,你看看我这个样子,哪个女人敢要啊,行了,你哥哥我就喜欢这种单身的感觉,清净!”

“那不是这么说的,怎么能不结婚呢,你……”

“哎呦行了,别念叨了,我是你哥,这事儿我自有分寸,你赶紧的回去吧。”乔远不耐烦道。

老大不小的人了,寻常没人管,倒是不在意这些,这会儿听着自家妹妹说的话,颇为有些不耐。

见状,丁母只能收回自己想说的话,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回去了。

乔远见她离开,也很快的开车离去。

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在那儿,丁志远在里面眼神忽明忽暗。

心中更是忍不住的抖了三抖。

陆成言将丁母也给隔离起来,他根本见不到人,马上都要被姓安的那家伙给扔出公司了,丁志远自然很生气。

可是无奈他见不到丁羽,陆家的人更是不管他,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

于是,在宴会之后,他就过来打算从丁母身上下手,因为陆家的保镖,所以他也不敢靠近,只能远远地等着,却没想到让他看见这一幕。

原以为是那个女人在外面找了什么姘头,等两人走到路灯下面,他才看见那个男人的脸。

即便是变化极大,但是他的眼睛毒辣,哪能认不出来那人是谁?

乔远!

十多年没见的乔远,居然变成了这样。

不,应该说他居然还活着?

当初乔家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丁家也受到了一些波及,但是后俩查证和丁家没有关系之后,倒是让丁氏集团更上一层楼。

只是乔远的罪名洗脱不了,等同于在逃的嫌疑人,如今居然这么明目张胆的回来B市,还一副改头换面的样子,着实让他有些心惊。

尤其还是在丁母出事儿的时候,难保乔远的回来不是为了这么一个唯一的妹妹。

丁志远目送着那辆车离去,脑海之中忽然想起乔远刚才的穿着和那辆车的价值,心中打了个寒颤。

不得了啊。

乔远现在似乎混的不错。

那……

会不会彻查当年的事情?

丁志远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想也不想,快速的拨打了一个电话。

事儿不是他一个人做的,总要有人分摊才是。

就是不知道那个老家伙现在人在国外,是不是还能被这件事儿给威胁。

陆成言进房的时候,丁羽就已经睡着了。

最近几天她怀孕的反应来的比较明显,好在不吐,但是每天吃的东西喝的东西,都有了些讲究。

本来丁羽不是一个挑剔的人,就算是陆母弄得那些药膳补汤之类的,她纵然不喜欢也都能忍着喝下去,可是最近几天,口味有些变化,也嘴馋的忍不住了,总是想到哪儿吃哪儿,而且还是不能忍的那种,弄得厨房还有些吓到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少夫人是故意折腾她们呢。

陆成言瞧着跟个小孩子一样侧卧着,一张小脸在雪白的被子里只露出一个脑袋的丁羽,将她的手放在被窝里之后,这才收拾收拾睡觉。

翌日一早,陆成言很早就起来了,丁羽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穿衣服起床的声音,张开眼睛看了一眼,有些昏昏沉沉的嘟囔道:“几点了?”

陆成言在她嘴角印下一个吻:“时间还早,你继续睡。”

“嗯……”丁羽听话的继续睡了。



第二百零三章 这让她心酸的母亲



等到再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下意识的张开眼,清醒了之后,丁羽左左右右的看了看,这段时间习惯了每天早上陪她一直睡到自然醒的陆成言,这会儿猛地没看见人,让她有些慌乱。

快速的洗漱完,丁羽下楼也没找到人。

还是管家跟她说道:“先生一大早的就起来了,唐特助过来,说是公司有些事儿,所以去公司了,夫人,先生交代您起床之后要喝一杯牛奶之后才能吃东西,还说晚上会回来早点,让您不用惦记。”

管家说着这话的时候,眼神带着笑意,丁羽有些不好意思,转身跑了。

哼,谁惦记他了,上班嘛,又不是没有去过。

丁羽哼哼唧唧,却也听话的喝了一杯热牛奶,才开始吃早餐。

早餐依旧是厨娘精心准备的营养餐,丁羽吃着吃着就觉得没胃口了。

好想吃些麻辣的啊。

想想水煮肉片,水煮鱼,丁羽都要流口水了。

她可不是个吃货,只是宝宝想吃了而已。

丁羽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于是,在安慰完了之后,就想着要不要自己去厨房做点。

这个想法抓心挠肺的在脑海之中蹦跶,最后,丁羽还没来得及实施,丁母就来了。

两人没有谈论起丁志远的事情,丁羽只觉得经历过那些事情,现在见到丁母,内心比起之前,更加的平和,也更加亲昵了。

丁母拿了很多东西过来。

“电话里你也没说清楚想吃什么糕点,我买了一大堆过来,我上网查了查,你现在的情况是需要忌口的,不过吃点小饼干还不错,对了,我还买了一些草莓,前几天不是说想吃酸的吗,快去吃点吧,厨房我自己来忙就行了。”丁母将人赶走,自己在厨房里忙活去了。

陆家的厨娘颇为不好意思,赶紧的跑过来帮忙。

丁羽一个人找陆母拿来的东西里面翻翻找找,顺利的找到了一包的草莓,惊喜的是还有很多她爱吃的水果干。

不过,在看见两个礼物盒的时候,丁羽愣了愣。

“妈,这两个盒子是给我的吗?”丁羽巴拉了一下。

丁母嘴角笑了笑:“你先看看喜不喜欢。”

丁羽疑惑,这么神秘?

很快,拆开了盒子之后,却是眉头一皱。

其中一个盒子里面是一枚钥匙,陆家这么多的车,她自然不会认不出来这是一枚车钥匙。

另外一个,让丁羽眼中划过一抹惊艳。

这是一整套的红宝石首饰套装,以她多年的经验来看,这一套的价钱可是不菲的。

怎么会……

丁母这边将东西上了烤箱,出来就瞧见丁羽呆愣愣的样子,再看看桌子上的东西,顿时了然。

早上她看见的时候,也是被吓了一跳。

丁羽不可置信的看着丁母道:“妈,这是……你怎么会有这些?”

“这些可不是我的,这都是给你的!”丁母满意的看着她激动的神色。

丁羽蹙眉:“这些东西都价值不菲,妈你的意思是……这是谁送的?”

丁母拉着她坐下,看了看周围,佣人们各司其职,这会儿看见丁羽和丁母打算说话,早就很有眼色的离开了。

丁母有些神秘的低声道:“小羽啊,这些都是你舅舅拿来的,知道我今天过来看你,所以他让我把这些给你,这么多年他也没有时间回来看你,就当是这么多年给你的补偿吧,不过,这件事情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别跟成言多说,现在你舅舅那边,估计还有些事儿。”

丁羽差点尖叫出声,这两天实在是事情冲击的太大,让她有些缓不过来神儿。

多年不见的舅舅回来了,而且还出手不菲,但是却因为职业等原因不能让陆成言知道,那么,到底他现在是做什么的呢?

丁羽有些疑惑。

但是最重要的事情是……

“妈,舅舅怎么没过来,要是不方便的话,我可以出去见他啊,这么多年不见了,我想看看。”丁羽抿唇,当年乔远就对她很好,这么多年了,若说是没有一点的想念那是不可能的,甚至是到现在她还有些关心当年的事情是不是对他有影响。

毕竟,她是百分之百相信自己的舅舅的。

丁母见状,微微笑着道:“你舅舅知道你有这份心思就满足了,不过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做什么,就是忽然之间回来,说是等过段时间再跟你见面,现在还不方便呢。”

丁羽沉默了一下,旋即想到一个想法。

“妈,是不是因为爸的事儿?所以你们都打算瞒着我?舅舅回来,也是因为你?”除了这个,丁羽真的解释不了了。

丁母一愣,小心翼翼的看向丁羽,抿唇问道:“你……都知道了?成言告诉你的?”

丁羽摇头:“没有,赵女士过来找我了,而且,这件事情已经闹得人尽皆知了,就算她不来,也堵不住悠悠众口,我总会知道的。”

“那个小贱人,她居然敢来找你,真是好大的胆子!”丁母怒,对于赵婷,她是一万个愤恨,也是一万个看不起。

只是想着陆成言既然这么保护和丁羽,那么不说万无一失,也不该让这样的女人接触到小羽才是,怎么会……

“小羽啊,你都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怎么会跟哪个贱人见面,她直接打电话约你的吗?还是……”丁母义愤填膺的问道。

丁羽摇头:“不是,是昨天的一个商宴,我跟成言一起过去遇见了她。”

丁羽没说是偶遇,因为两人都不是傻子,走在大街上还要怀疑是不是故意设计呢,那女人的资格怎么可能进的了商宴,分明是抱着目的来的。

丁母冷哼,眼神愤怒道:“丁志远现在倒是连脸都不要了,这么一个女人居然直接带到的宴会上去了,看来是真的破罐子破摔,不要脸也不要名了。”

丁羽垂了垂眼睑。

现在的丁母和方才简直不像是一个人,这幅冷意十足的样子,更像是一个深闺怨妇一般。

可是这样的人是她的母亲,让她有些心酸的母亲。



第二百零四章 又酸又辣就是双胞胎?



“妈,赵女士说,跟你早就认识,而且……能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吗?”丁羽是不愿意用恶意揣度自己的母亲的,毕竟不管如何,她是法律上的配偶,是名正言顺的正室,只是,丁羽还是想要了解一下当年发生的事情。

丁母眼神恍惚,回想过去吗?

或许是一件好事儿,但是将有些不堪的东西揭开,那些她不愿意甚至是不想看见的丑陋在自己的女儿面前揭开,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丁母回想着当年的事情,她身为乔家的大小姐,本该肆意张扬,可偏生被小小一个丁家的丁志远给迷倒了。

丁志远长得好,又有野心,善于逢迎,却又让人心中不会产生不屑的感觉,所以惹得不少人欣赏,但也仅仅限于欣赏而已。

实则,丁志远的能力一般,最为擅长的不过是算计钻营而已。

可是她看不懂,三两句话被迷倒了,就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甚至是不管他有女朋友在身,只想要牢牢地把握住他。

丁家的老爷子是个好人,善于结交,固于守成,才能不比丁志远好,但是却没有多大的野心,而且为人有道义。

所以当初即便是她要嫁入丁家,老爷子也是不愿意的,是她跑到老爷子面前,鼓吹着自己的爱情,让老爷子相信她一次。

于是,老爷子用了一招很简单的方法来去拆散那两个人。

钱!

几句话加上一沓钱,就让赵婷放弃了丁志远,这么禁不起考验的感情,哪里配得上那般的坚持?

然后丁志远又在她用乔家的压迫下,娶了她。

老爷子便对此不闻不问了。

这么多年来,她不是没有扪心自问过,可是逃不过当初的美好,总觉得丁志远就是最好的,甚至是一个劲儿的说服自己,于是,她变成一个没有主见的人,一个以夫为天的人。

而这种感觉,在乔家出事儿,丁家蒸蒸日上之后,更是让她只能牢牢地抓住丁志远,或许,潜意识里也觉得丁志远实则是个不可靠的人吧?

“总之,我当初确实是驱赶过他身边的女人,但是那个赵婷,绝对不是什么真爱,赵婷善于温柔小意,会讨人欢心,顶多算是他身边的女人之一,他那样狼子野心的男人,即便是没有我,也绝对不会娶那么一个没钱没势的女人的。只是,这个世界上人都是自私的,他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身上,无非就是想要让自己良心上过得去而已。”丁母冷哼斥责道。

丁羽靠着丁母,在她的肩头,轻声道:“妈,我相信你。”

丁母眼眶一红。

曾经的大小姐,沦落成一个以夫为天的家庭主妇,抛弃了所有的骄傲,甚至是连自己的女儿都放在第二位的将丁志远当成天,可是这么多年的感情,却抵不上他心理的那个恶魔,如何让她不难受?

可是因为女儿怀孕,因为陆成言,她不能跟女儿诉苦,更是因为这么多年的隔阂和当初听从丁志远的话将女儿嫁到陆家心中有愧,所以她对女儿小心翼翼,如今听见她一句相信,丁母只觉得原本不委屈的心情,竟然委屈了起来。

不过,她还是顾忌着丁羽身子的人,到底没有真的哭诉,反而安慰道:“成言不将这件事情告诉你,也是为了怕你担心,丁志远一直都装的道貌岸然对你很好,你又从小乖巧听话,我怕到时候他真的利用你做什么,所以,你这件事情还是要听成言的,至于那两个人,你不用理会。”

说道这里,丁母就忍不住的冷笑了:“一个徐娘半老,能有什么姿色,当初那么点钱都能打发她走的拜金女,如今丁志远没了股份,落魄成那样,早晚没钱没势众叛亲离,我倒是要看看,她鼓吹的爱情,能不能支撑她继续跟着他。”

丁羽眼睛闪了闪,是啊,她也期待。

父母的事情她本不该插手,但是若是有人想要拿她作筏子,有人从头到尾都将她当成一个踏脚石,那她还顾忌什么呢?

那已经式微的亲情吗?

“那个丁意……”丁羽忽的道。

丁母接口:“小羽啊,妈知道你容易心软,但是即便这个孩子跟你有血缘关系,那也是你爸的私生子,从小不一起长大,他算计的可都是你的东西,你若是不忍心,这些事儿也不用你出面,妈不求你能跟妈同仇敌忾,但是你还是最好不要插手。”

“嗯,我知道,只是想到小孩子年纪轻轻的被赵女士教育成那个样子,有些可悲罢了。”十来岁的孩子,性子不好,对自己的母亲都动辄骂出声,眼中的贪婪更是掩饰不住,俨然已经毁了。

丁母舒心了,不过那孩子她倒是没见过,只见过一次还是躺在病床上的,根本没有仔细看。

“总之啊,丁志远现在估计还整天跟老鼠似的找线索可以见你呢,陆家的人压根不搭理她,你就当做不知道这事儿,安心养胎,外面有成言,再不济还有我和你舅舅呢,让他们搀和去。”丁母现在也算是有了撑腰的人,开口底气十足。

丁羽点头:“我知道,不过妈,你打算离婚吗?”

“当然!哼,离婚协议书都已经弄好了,只是他现在想着巴着你,你是他入住公司的最后一抹希望,他怎么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离婚,最近还在僵持呢,不过,成言的意思是,会想办法的,你就别担心了。”自家女婿办事儿,靠谱的很,丁母可是越发对陆成言满意了。

说着说着,还忍不住的夸赞道:“妈之前做了很多的错事,但是坚持让你嫁入陆家这事儿,当初我以为是最大的错事,如今想来,却是阴差阳错,做得对你最好的事儿了,成言对你很好,陆家的人也都很好,这样我也能安心些。”

丁羽心中熨帖,自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她似乎发现了很多背后的东西,陆成言,真的很好!

两人闲话家常了半天,仿佛一扫之前的各种不愉快,都是让有些隔阂的母女愈发的亲昵起来。

丁母做的小饼干和各种点心,依旧是老样子,味道不怎么出色,中规中矩,但是丁羽却吃的很开心。

不过,小点心什么的,也不能多吃,上午丁母留饭,瞧见丁羽痛苦的喝了一碗鸡汤的样子,忍不住的皱眉:“不想吃就别吃了,你现在月份还不大,不需要这么严格按照食谱上的来的。”

“妈,没事儿,这些都还好,就是有的时候嘴馋,想吃一些辣的,但是那个不能吃。”丁羽之前就很喜欢吃麻辣的口味,但是有的时候为了身体着想,吃的不多,这会儿怀孕了,馋的更厉害了。

丁母蹙眉:“都说酸儿辣女,你这又是想吃酸的又是想吃辣的,怎么回事儿?该不会是双胞胎吧?”

丁羽一笑,哪有那么好运?

那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第二百零五章 陈薇安似乎比他想象中复杂


丁羽他们虽然不知道孩子的性别,但是产检什么的可是一次都没有落下,在加上之前差点流产的事儿,陆母对这个孩子紧张,时不时的就会让医生到家里来看看,已经基本否定了双胞胎的可能性。

丁羽跟丁母这么一说,丁母顿时有些可惜:“咱们家还没出过双胞胎呢。”

丁羽笑,这事儿哪能是想就能有的。

丁母也知道自己想多了,这会儿一改话题,想到丁志远,又忍不住的问道:“你爸那事儿,你是怎么想的?”

“其实……我想见爸一面。不管怎么说,事情还是要说清楚的,这样对大家都好。”丁羽有些迟疑的看着丁母。

这是从刚开始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就在心中冒出的想法。

不管怎么说,丁志远就算是做错了事儿,甚至可能一直都将她这个女儿当成给儿子的垫脚石,但是她也想要听他自己说出来,用自己的眼睛看到,而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从别人的口中得知。

至少,这个是她认识多年尊敬多年的父亲,一直都对她很好的父亲。

所以,有些错误不能抹杀他们二十多年的相处,更不能抹杀血浓于水的事实。

丁母确实是脸色微微一寒。

甚至是心中有些恐慌。

她现在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作为依靠了,乔家早就没有了,哥哥又这么多年没见,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圈子,本身就有些生疏了,而丈夫更是从头到尾心中都没有她,若是唯一的女儿还向着丁志远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这一辈子的意义到底在哪儿。

所以,自从知道丁志远出轨还有一个私生子之后,她就一直内心之中潜藏着一些不安。

对于丁志远,她现在剩下的只有恨意,而她的女儿,她希望她站边。

在她看来,丁志远这样的人,也不配当一个父亲了!

丁母欲言又止的看着丁羽,自以为神色掩饰的很好,但是眉宇之间的苦恼和哀愁,却是被人看的一干二净。

“妈,你……”丁羽握住她的手,想要安慰。

丁母摇摇头,开口道:“小羽啊,妈知道你的性子比较软,但是现在人家都欺负到咱们头上来了,你必须要立起来才是,是,妈是不想让你跟你你爸接触,妈也知道越浓郁水的关系也不可能说没了就没了,但是你得想清楚那边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啊。”

丁羽沉默了一把。

丁母叹了口气:“我跟你爸在一起这么多年,还能不清楚他吗?那就是一个为了利益什么都能做得出来的人,你若是给了他个好脸,保不齐还在背后算计你什么呢,你现在怀着孩子,又是陆家的孙子,你把他当父亲,他可不一定把你当成什么。”

丁母冷哼着,有些咬牙切齿道。

之前身在局中,不知道给如何评价丁志远,再加上他比较会说话,不管做什么,最后的落脚点都会跟她说是为了丁家,为了她们母女俩。

可能她潜意识里也知道一些什么,知道丁志远的野心和无情,可是偏生自欺欺人,现在终于脱离出来,倒是看得更清楚了。

丁羽扯了扯嘴角,一辈子的老夫老妻一旦撕破脸,果然是相看两厌啊。

“妈,你放心吧,我就是见一面而已,不管你和爸怎么样,你都是我的母亲,我也是你的一辈子的依靠,你放心。”丁羽笑着道:“再者,他到底是我的父亲,我不可能一辈子躲着不见的。”

丁母微微放下心来,却也只是一点:“那你记住,丁氏集团的股份绝对不能放弃,那些的东西都是你的,以后就是你肚子里孩子的,绝对不能给外面的小贱种,你爸最会做人思想工作,你别被他绕进去了。”

丁羽就差举双手发誓了:“好的妈妈,我记得了,你放心,绝对不会出现任何问题的,你放一百二十个心。”

于是,在丁母还是在有些不放心的情况下点了点头。

丁羽微微松了一口气,下面,就是要说服陆成言了。

公司,陆成言挑眉,定定地看着苦大仇深站在他面前的唐威,漆黑的眸子闪烁着光芒,恍若星辰。

“总裁,这是那边提出的唯一要求,案子已经进行到了最后一步,若是这个时候放弃,可能会损失很大,而且,也不值得。”唐威咬咬牙,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陆成言嗤笑一声:“对方呢,为了这么点小事儿态度坚决甚至是要毁约,他们知道自己要赔偿多少违约金吗?”

“……知道,对方的态度强硬,若是解约,损失不比我们小,但是……但是王总的意思,似乎是……不差钱?”唐威也觉得奇怪。

他们公司早就成为业界第一,在加上陆成言陆家二少的身份把持的原因,可以说是如日中天,违约的事情遇见过,但是还没遇见过这么违约的。

真的是不怕得罪陆二少和陆家吗?

陆成言嗤笑一声:“我长得像差钱的人吗?”

“……没有!”总裁您财大气粗,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

陆成言:“那你还在这儿做什么?”

“这……真的要解约?”唐威还是皱眉。

陆成言面容一板,威严尽显。

唐威立刻闭嘴,好吧,是他有些越俎代庖了。

只是眼看着即将完成的项目忽然之间出了问题,虽然只是周边的开发,但还是让他替公司心疼啊。

他们公司的游戏周边,赚的钱可一项不少,而且如今还是旗下最热门的游戏周边开发,现在发行也是最好的时间,若是重新开发,在加上设计的话,耗费金钱不说,还耗费时间,到时候市场都不一定是什么样儿了呢。

现在就因为一个女人,一个女人啊!

嘿,也不知道陈薇安那个女人哪儿来的能耐,居然能让王总放弃即将到手的利益,宁愿抱着解约的危险和得罪陆家的可能而态度强硬的威胁他们,真的是脑子长歪了吧。

啧啧!

这个问题,也是陆成言现在正在思考的。

陈薇安,似乎比他想象中的更复杂啊!

欢迎您与我们联系获取全文,每本小说需要团队很费心的整理,

3.69元/本的辛苦费是我们坚持的动力,客服微信sun99999t

未完!待续……

后面尺度过大,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


更多小说推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太阳书书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