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饼干价格联盟

方言 四川人赶飞机,刹一脚!笑死了

成都那点事 2019-01-12 06:53:35

     温煦没有兴趣去看败类的贱样,伸手摸着旁边栋梁的脑袋,望着篝火问道:“他们怎么还没有回来?”        老秦头看了一下头顶的天空:“估计快了,天马上就黑透了,再不回来他们也没的拍了。”        俩人正说着话呢,迟老爷了一拨人就已经回来了。        贾老爷子一坐下来,直接开心的说道:“终于有成果了,明天我们在这里歇上半天,我们要好好的搜查一下附近,看看这里环境情况,鱼倩,你把这里的位置记录下来,然后我们沿着河继续往上游走”。        说完贾教授望着老秦头说道:“秦师傅,估计我们的时间要推迟一天了!”        老秦头说道:“照这个速度下去不是一天两天的问题了,到了没马湖再回头估计要十天的时间,现在这个道儿才到哪里,这还没有到一半呢”        “吃的东西够不够撑下来的,要是不够的话大家省着一点儿”贾教授听到秦老爷子这么一说,立刻对着刘光勇问道。        刘光勇一点儿迟疑都没有,问道:“吃的东西省着一点的话应该能够,不过我们得考虑一下就地取材了,不能老靠着带的东西。秦师傅,您看能不能带着我们分辩一些可食用的菌类或者别的什么?”        “这是没有问题,不过这多出了将近一倍的时间……”老秦头皱起了眉头。        看到了大鼋,贾教授这边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而且有了拍下来的带子,就是有了外够的证据,证明在这山里有大鼋活动,那么经费就不是问题了,不光经费不是问题,他贾教授的名声也能更上一层楼。        “完全没有问题,咱们按着来时说好的每天多少钱来,等着回去的时候,我私人再给您和壮平加上一千五的小费,您看怎么样?”贾老爷子心情那叫一个大好啊,立刻加了一千五百块的小费。        老爷子现在很清楚,没有老秦头父子,自己这帮子人别说是完成考查任务了,出都不出不去,这鬼林子现在差不多就和严马逊热带雨林差不多,到处都是树,放眼全是藤,一棵狗尾巴草都能长到一人高,没有十足经验的向导,如何活下来都是个问题。        说完豪气的对着温煦说道:“温煦,你那份儿也不用出了,这次考查的向导费用算我一个人的!”        温煦对三五千块钱的也没什么概念,出与不出在他看来差不多。        到是迟老爷师子伸手笑指着贾老爷子说道:“总算是如了愿啦!”        “就凭现有的这么多数目,估计就可以申请省级保护区了,努力一下不估计还能弄成国家级的”贾老爷子脸的欣喜是如何都掩盖不了的。        坐到了火堆旁边,伸手烤着火:“原本以为这边的大鼋都已经被捕杀绝了,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只保存并且壮大了下来,真是太难得了”        老秦头边吸着烟,别点头说道:“的确是如此,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大鳖,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也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就像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和这林子一样,现在哪能出以前被砍伐的熊样来”        “甭管从哪里跑出来的,野生环境下还有这么一支大鼋栖息在这里,就是咱们的运气”贾老爷子这时哪一点儿劳累的影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能量。        “准备吃饭吧!”秦壮平望着锅里的粥己经熬好了,喊了一声。        大家纷纷把自己吃饭的家伙给拿了出来,凑到了锅前,秦壮平这边又临时充当起了打饭员,每人分了一碗粥。        刘光勇这边则是给每人分了一块巧克力,用以补充大家的体能:“压缩饼干什么的,留着以后吃!”。        现在刘光勇就开始了缩食计划。        老秦头端着粥吸溜了半碗,把手中的巧克力蘸着粥吃下了肚,随手把手里的粥分到了自家两只狗的碗里,然后转头对着温煦问道:“你会捕鱼么?”        “捕鱼?”        老秦头用手比划了一下:“叉鱼!”        “没有叉过!”        “那你跟我来试试”老秦头说完,放下了手中的碗,向着旁边的林子走了过去。        温煦听到老秦头这么一说,也跟着放下了碗,顺手把碗里的粥倒到了栋梁的小盆子里,这才站了起来走到了老秦头的身边。        老秦头抽出了腰间的砍刀,老秦头的刀不是温煦这边带着的狗腿开山刀,老头的刀很简单,四五十公分平直的柴刀,看起来并没有小队中其他成员的刀那么光鲜亮丽,但是在老头的手中并不比昂贵的制式刀差。        随着柴刀一挥,一个两指粗大约一米长的径直杆子就被老头抓在了手中,挥着刀砍了几下,杆子上的侧枝就被削了下来,只剩一个光秃秃的木枝,手起刀落,老秦头就把杆子削出了一个尖头。

        零星的片段闪过眼前       仿佛听见有人在呼唤我的名字  却又那么不真实       一段 一段 回忆 被埋葬的过去       我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实在想不起       各种各样的声音在我耳边不停回响       是梦吗   为什么有这么真实的梦       身旁的场景瞬间变换  好熟悉 又好陌生       到底是谁  谁在叫我的名字 又或许那不是我的名字       响起了柔和的钢琴声   静谧中我的头却越来越痛       在阴影中好象有很多人   他们在等我想起他们       可是我实在想不起   一张张陌生的脸庞    记忆的深处却不停告诉我他们是我的归处       他们在说   “回来吧!那个世界并不属于你!”       瞬间   一股殷红流过眼前  那是鲜血的味道       如红绸缎般缠住我 越裹越紧  越裹越紧 他倚着门站着 他问他:“痛吗?” “痛。” “那为什么不放手呢?” “不知道。” “那你觉得哪里好呢?” “不知道。” “喜欢吗?” “喜欢!?” “不知道哪里好就喜欢吗?” “对。” “也许一切跟你设想的差很多呢?” “当下可以努力。” “固执,倔强,可爱。” “你是谁?” “以后你会知道的,我不会告诉你以后会怎样,你自己会慢慢懂得” “懂得什么?” “懂得初心,你看看现在的你,还像你吗?” “......” “没关系,你会开心起来的。” “......” “宝贝,记得你得先爱你自己再去爱别人,人心险恶,别人不会因为你人好而对你好,这没有不公平,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对吗?” “......是。” “去吧,重新整理你自己的生活。” “我喜欢你!” “我知道。” “那我们还会再见吗?” “会的。” “真的?” “真的!” “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