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饼干价格联盟

投稿丨默默

青春SUIBE 2018-12-07 15:26:47

去年过年,大抵是我度过的最温情的一个冬天。

应是大学去了上海,自幼第一次住校而几个月没回家,被生硬拉开的距离,让我们变得更能忍受对方故而愈显亲密。刚开学那阵最为想家,陌生的环境把我原有的小日子搅得乱糟糟,不适应这个,不习惯那个,彼时才意识到在很多方面自己其实也是个被爸妈宠坏了的小孩儿。开学不到两周,十一放假就又蹭蹭地溜回了杭州,而后再少逮着机会归家只得消停了一个多月,在课业和部门任务的双重轰炸下,忙得把想家那丁点儿念头全扔到了角落里。可是在吃着过甜的番茄炒蛋时,在挑灯夜读应考时,在一个人下课黑夜里骑回寝室时,还是会觉得自己孤零零的,可怜巴巴地想家。小学五年级学农,在富阳五天四夜,第一晚便缩在被窝里拿着母亲留与自己的手机往家里打电话,刚听到父亲唤一句“璐璐”眼泪就飕飕地往下掉。

还没回去,父亲就打来电话絮叨,提前把旅行箱整理好、再检查检查有没有犯没记性落东西的老毛病、身份证千万别忘带balabala地说个不停。一番千叮咛万嘱咐后,他问,我想吃什么,他明晚给我做。我想吃排骨,萝卜炖仔排,要大锅的,松江都吃不到。他笑着道,学校自然不比家里,让我回家小心就挂了电话。

我打小和父亲更为亲昵,许是他一直弯着眼睛笑眯眯地和我打打闹闹,而母亲常板着一张脸让人畏于亲近。过年时总免不了三大姑八大婶地串门走亲戚,一年难得一聚,众人各捧一杯茶,磕磕瓜子山核桃聊聊家常里短,就能消磨一整天的时光。家乡话说快了我便听不太懂,就像小时候一样窝在父亲怀里坐着,扯着他的手指掰弄着玩,迷迷糊糊地就依着他的手臂眯起了眼睡。

正月初六,照例在姨娘家借宿。奶奶家山上冷得出奇且缺水,就等着到山下洗头洗澡。浴室小小的一间,被玻璃隔成两块,我搬来小凳在外间泡脚。母亲来寻我,见我头发湿哒哒地披在身后,拿了梳子站在我身后为我梳头,从头顶往下轻柔地梳理着我打结的发丝,遇到纠缠成一团的,就放下木梳用手替我一根根解开。高三的时候你还是短发,现在都已经已经长到肩胛骨了,她道,插上了电源开始用吹风机为我吹头。是啊,长得真快,水有些冷了我拿起热水壶往脚盆里添水,答道,也都已经一年了。母亲抓起几缕头发朝发根呼呼吹着,嗡嗡的声响里她的声音变得有些模糊,你今年生日,我准备买对铂金的耳环给你,怎么样。整个脚浸在水里热乎乎的,那股暖意蹭蹭地跑遍了全身,可以啊,那我寒假回来打个耳洞,金的带着还可以防止发炎化脓。那是母亲第一次为我梳头吹发,大多时候,她工作到七八点回到家中已是精疲力竭,连与我交谈几句都甚少。

返校那天下着大雨,冬天的杭城冷到骨子里。行李箱沉甸甸的,父亲骑来家里老旧的自行车,我坐后座,他将箱子夹在两腿之间的前杠上,车子起步时就觉得吃力,东摇西拐地晃个不停,好不容易骑了起来却不住地嘎吱作响,车慢得如同步行一般往公交站驶去,父亲前额的头发被雨湿透了黏在额头上,我忍不住担心这老家伙会不会被压垮了散架。33路公交上总是挤满了人,开学季更是如此,等了许久才来一辆,满满当当的一车子人看得我心焦,错过这班车火车就该来不及了。父亲将我的行李放到车门口,冲着车里吼,再往后面走走,往里面挤挤,给前面空出点位置来,推着我上了车,硬是把我挤进了车里。车门一下子就闭合了,雨水打在他的脸上顺着脸颊往下不住地流,我被挤得难受,勉强扭头撇到父亲站着朝我挥手,都没来得及道一声再见,就被裹挟着向前。

动车上我的座位旁是对母子,母亲看起来还很年轻三十出头,孩子估约幼儿园小班的年纪。孩子总是不安分的,扭来扭去,要吃薯片,又口干了要喝旺仔牛奶,母亲都应着一一满足,随后拿出IPAD搁在夹板上陪他看“熊来了”。火车缓缓地启动,慢慢地驶离杭州,听着孩子咯咯的笑声,红了眼眶。幼年住在运河边的小院里,每天黄昏父亲骑车回来,我还不太会走路,一听到他自行车叮铃铃的铃声,却蹒跚着屁颠屁颠地朝院子口跑去,全为了向父亲索要旺仔小馒头,父亲逗我是小馋猫,他原以为我是来迎接他的,没想到却是为了好吃的,可还是次次为我买一袋备着。身边的孩子许是累了,靠着椅背歪头睡了,他的母亲小心翼翼地关了视频收好,温柔地将他掉下来刺着眼睛的刘海拨到耳侧,又替他盖上了一件薄外套。

一个人拖着旅行箱过天桥的时候,一步步地把箱子抬上又抬下,鞋子偏大而不小心崴了脚,等公交挤上车回宿舍区,最后还得把它运上六楼,费了老大的劲儿,手被勒得生疼,格外地想父亲。若是他在身旁,定会接过箱子替我拿着,把一切都安排地妥妥帖帖。开了门,我是第一个回来的人,一个多月没人,落了一地的灰,累得半死,还是要打扫房间铺床摆东西,没忍住火车上就蓄了满眶的眼泪。

前几日家中吃面。我不喜宽面,觉得不韧,常是外边熟烂了里头还是一股粉味儿,戳着碗中的面条抱怨父亲怎么烧起了它。父亲道,上次你不是嫌面条太细,所以我这次特意买了粗的。而我,连上次吃面是什么时候都记不起来了。父亲却对我爱的吃食如数家珍,家中常备着偏硬的桃子和西瓜,永远是闲趣的苏打饼干,因是我有胃病。

怕像幼年一样给一切稀里糊涂间给全忘了,就都一一写下来。也算是百无聊赖,写以寄情。

于2015/8/30 21:51落笔

文字:骆璐
摄影:骆璐
版编:谭哲
  《思源志》是每周日推出的微团刊,旨在展现贸大师生blingbling的闪光点。
  如果你也想在校级平台上发出自己的声音,欢迎投稿至symagazine@163.com,邮件标题格式为「投稿-作者名-文章名」。
  如果你想要转载我们的图文消息,请先通知我们的微信后台,得到许可之后方可转发。转发时,图文消息的前后须各注明一次来源,并且不能在未经我们同意的情况下删节内容。
  欲查看所有《思源志》内容,请关注我们并回复「S+期数」,以补上你我生命中的那段空白~

主办:共青团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委员会
承办:共青团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委员会新闻中心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团委微信公众平台
订阅号:青春SUIBE
微信号:qingchunsu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