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饼干价格联盟

【安东民俗】看看你们爸爸妈妈那一辈是怎么过年的!转给他们看!(三)

天南地北涟水人 2019-01-16 06:06:10

题记

        年幼时不懂事儿,不懂得爸爸妈妈们生活的艰辛,不会去思考什么问题或现象,只知道过年了就有得吃有得玩。那时过年家家磨豆腐,最少做一大包;馍头起码蒸四、五笼;整一大盆的肉糊子,炸一大篮坨子;猪肉是肋条、后腿两大块,外加一个大猪头,用绳子高高的斜吊在大梁上,亲朋来时放下来斩一大块儿……其实那时的物质相当的匮乏,很多人家贫穷到开春就要出门去讨饭。但是,人们在过年却统一表现出了一种反常,一种“今朝有酒今朝醉,管他明天不明天”的反常。平时再怎样的勤俭都可以,过年一定要大肆浪费,好像是要将一年下来所遭受的艰辛与困苦,在春节时来一次补偿一样,或是有意要在贫乏中尽力营造出丰裕盛世的景象。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深深的留恋那些年的春节,感到那些年所过的春节特别的有意思,值得回味,因为只有在那些年的春节里,我们才真切的品尝到过年喜庆的味道。

(三)

        渐渐地成大了,虽然才上初中,但爸爸却将一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了我——大年初一放鞭炮。

        除夕吃完晚饭,打开黑白电视机,随手拧到一个频道,都是央视的春节联欢晚会。全家人围坐在桌子旁,一边看着晚会,一边聊着天儿,一边包着年饺子。包好年饺子,一切收拾好,奶奶便会从厨房抱来一大把芝麻秆和黄灿灿的小麦桔秆,放到堂屋墙壁边的火盆旁对我说:“大年初一起来放鞭前先烤烤火。”我点头牢记着,明白芝麻秆和小麦桔秆象征着财富和节节高。爸爸便从房间拿出用红纸包裹着的鞭炮,用早已准备好的细竹竿,将鞭炮的一头固定在竹竿的顶端,然后将好几尺长的鞭炮盘在上面。妥了后,会拿支香烟出来,放在大桌子上,然后交代我说:“过了夜里12点后什么时候都可以放,记得打开门放鞭炮要说吉利话,比如‘开门发大财’啥的啊……”

  大年初一放过鞭,吃过年饺子,爸爸会叫上我一起出门,见到本庄的长、平辈们,彼此都会满面春风拱手作揖道声“新年发财”!然后结伴一起先到在过去的一年里有人过世的本族家里。这一家贴的春联都是白纸黑字,以示思念和哀悼。后堂屋正中摆放着过世先人的遗像,遗像前的地上早就放了一张柴席和一床锦被,新年来拜祭的本族平晚辈男丁们依次的对着遗像跪下三叩首。磕完头后,这家人便会收起柴席,抬过八仙桌,摆上糕点、果子、饼干、沙糖等,开始招待喝茶。后一批来叩拜的,就再铺柴席,再喝茶。

        当然了不是叩拜先人才有茶喝,大新年随便到哪一家去拜年这家人一定会招待你喝茶的。尤其是初三后新、老姑娘和姑爷上门那更不用说了,不够一桌的,还得要满庄去邀请叔、伯、大爷、兄弟的来作陪喝茶呢。喝完茶了,中午还有八碗八碟大曲酒。女人做饭炒菜端盘子,小孩子又不可以上桌席,于是还得请庄子上的叔、伯、大爷、兄弟或平时关系密切的左邻右舍来相陪。你家请陪过来,我家请陪过去,就这样一直要吃喝到正月十五开外。    


文:大生哥

天南地北涟水人原创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