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饼干价格联盟

奇闻邪事(八)

石头哥讲故事 2019-01-15 15:34:02



①百足虫

听我姥姥讲的,说有她们邻村这么一户人家啊,有小俩口和一个老妈,这个老妈是那家男人的母亲,己经很老了,可却很精神,本来倒是挺美满的一家,可却美中不足,就是无后。
也不是媳妇生不出来孩子,只是孩子很容易夭折,那个媳妇生一个孩子就死一个。无论男女。一连死了八个。眼看小俩口成了老俩口。那家男人和女人都着急呀,可婆婆却不急。整天很精神,却不爱说话,也不爱见人。
这年,小俩口又生了一个孩子,白白胖胖,很是可爱,他们怕孩子再夭折,又觉得家里有点邪,便找了个阴阳。阴阳是我们这里的说法,其实就是算卦的。这位阴阳倒是有趣。掐指一算,告诉小俩口,今天晚上找点铁砂,炒红了之后撒到小孩床下。晚上听动静。
小俩口奇怪呀,这热铁砂还能保孩子健康?但还是照做了。
晚上,小俩口在睡梦中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就好像在煎东西的声音。便起身去了孩子那屋。
一拉灯,俩人吓坏了,在小孩床下,只见一个很大的百足虫,也叫钱串子被铁砂烫的满地串。男人壮起胆子,打死了百足虫。
他们才明白,原来是这巨型百足虫在害他们的孩子。男人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老妈。都发现老妈失踪了,并不在床上,只有衣服像蛇蜕皮一样被脱蜕在了床上。
他们再也没见过那个老妈。


②人参


我爷爷以前给我讲的故事吧。故事发生在东北的长白山上。说是建国以前在山东有个男人在妻子还怀着身孕的时候就去东北长白山挖参去了。那个时候的人参极为昂贵,挖到一颗老参卖的钱就够花一辈子的。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好运气,有的人十几年也挖不倒一颗。山下的旅店也是专为这些挖参的人准备的,食宿的钱都都欠着直到挖到参再把这钱还上。这个山东的男人在长白山下一待就是十多年。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在山东家里男人的孩子也已经16岁了,这孩子从小就跟妈妈找爸爸,到这年家里年景不好,男人这些年没消息估计是也没挖到参,孩子他妈就让孩子去东北把他爸找回来。孩子到了东北后父子相见,男人却跟孩子说咱俩先不能回去,我在这山上发现了一个秘密。于是他就在清晨领着儿子上了山,在山头上看到了一个洞。父亲告诉儿子说这个洞里住着一条几十米长大蟒,经过他几年的观察发现大蟒每天清晨下山觅食日落的时候回来。父亲觉得此等灵物的洞里必然有宝贝。于是父子二人制定了一个计划,让儿子去铁匠铺里打了几十把大刀,在清晨大蟒下山后把大刀埋在了大蟒的必经之路上。父子就等日落大蟒归洞那几十把大刀要了它的命。果不其然父子在午夜上山后发现大蟒肚子都被划开已经奄奄一息。二人冲进洞中发现了一个冒着金光已近乎人型的老山参,二人按照惯例用红布蒙上。第二天上山取走了参。那个洞口因为大蟒常年出入形成了大量的冰片(一种名贵药材)。二人下山后告诉旅店老板他们挖到了宝贝,想拿到家里在卖掉。就把洞的位置告诉了老板,说那些冰片就作为这些年的食宿费了。父子回家后变卖了人参一家人过上了大富大贵的日子。






③挖坟



是我爷爷亲身经历的。
多年前,我老家那个小县城要修一条运河,我爷爷也作为工人参与施工,但是那条规划的河道上有几座古坟,看碑文应该是清朝的,按照当时的修运河搞法应该是直接推掉。
爷爷当时穷,也就生出了个不好的想法,一起找了三个胆子大的,半夜把坟给挖了,掏出陪葬品卖钱。
他们就选了一个晚上开始偷偷挖,前几个还没什么,本就是小户人家的坟墓,进水的进水,腐烂的腐烂,陪葬品也没什么,别说金饰了,连银饰都没有,基本上就剩骨头了。
没想到,最后一个出事了。那个棺椁密封的特别好,爷爷他们撬了半天,一打开的时候发现,里面的女尸还没有腐烂,我爷爷说那个女人就和刚刚下葬一样。当时盗墓的四人就震惊了,不敢动手。
结果伴随着一阵叹息声(我觉得可能是风声),这个女尸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了。穷也能壮胆,四人觉得奇怪,但也还是动手去翻陪葬品,发现居然有个银质物件,造型奇特,但爷爷说不像是女人用的饰品。而且翻了个底朝天,就这一件陪葬品。
四人没多想,把土填回去,拿着东西就走了。在一些灰色区域,卖了几十块钱,四人分了。
本来没什么,后来挖运河也直接把这些坟墓推进土里或者长江了。可是怪事就发生在盗墓的四人上。
爷爷说之后没多久,一个大暴雨天气(当时是夏季),雨大到砸在身上疼,树都被砸的歪,雨点密集到连数米开外的人脸都看不清。还有暴雷闪电,可以说十分恶劣的天气。
爷爷当时在单位值班,有从外面回来的同事说劈死人了。当时这也是个大新闻,好多人跑去帮忙,爷爷也冒着暴雨跑去看,事发地在一片农田,那个人就在一地的庄稼中被劈死了,爷爷赶上前一看,全身焦黑,都酥了,但是旁人说是某某某(正是那晚盗墓四人之一)。
爷爷当时就觉得奇怪了,这也太巧合了,可是天灾人祸,谁又说得清呢…
不曾想,过了几天,又有一个盗墓的淹死在江里了。他平日喜欢在长江游泳,水性也很好,忘记说了,我家乡是临江的一个城市。结果这个盗墓的那天下水之后,游了几圈之后,一个潜泳,然后再也没上来。
后来才被人捞起尸体,泡的浮肿了。爷爷当时就犯嘀咕了,另一个活着的盗墓者也怂了,跑来和爷爷说什么掘墓的报应,要筹钱做点法事。
我爷爷本来穷的慌,听到要钱,就烦了,说不信牛鬼蛇神,把那个人赶走了。
那个人还真花钱做了法事,倒真没发生什么事情。可我爷爷值夜班的时候,遇见了一个怪事。
桌子都是临窗的嘛,当时爷爷坐在桌前,猛的看见一个女人脸从窗户外面晃过去,当时把他吓到了。当时电力系统不发达,外面都是黑黢黢的,看不清。
爷爷赶紧抓了个烧火棍在手里,贴着窗户看外面,可是什么都没有。爷爷心里奇怪,还是有点怕,拿着烧火棍坐着,睡意全无。
没想到那个女人又从窗户边上探出脸,贴在窗户玻璃上看爷爷,那幽幽的眼神看的爷爷发毛。
爷爷死死盯着看,也不敢动,那个女人脸也不动。慢慢的,爷爷就有些炸毛了,拖下去指不定有什么事情呢。爷爷一句「操你妈的」,拿着烧火棍就冲出去了,发现一个没穿鞋子的女人在窗户前,那个女人看见了爷爷,被吓跑了……
爷爷没去追,晚上也没什么事情发生。后来爷爷四处打听,发现真的是有一个女疯子,家里人没管好,跑了……

④佬爷亲身经历

1、魔的故事。

我姥爷姓晏,这个姓有一些追溯。属虎,40年生人,事件发生具体时间不太清楚了,估算是我姥爷青壮年时期(60-70年),是生产队年代的事,坐标北京西北郊区。

当时我姥爷是生产队的办事员,去县城办事,回家时已经是夜晚9~10点钟,季节我姥爷没有说,走在乡村路上, 走到其中一段路的时候,看见路边稻田边有一个非常高大的影子,和我说的时候也说不清有多高大,只是说感觉特别高大,就跟看大山一样,但是明明站在窄窄的乡间小路旁边,我姥爷路过的时候余光观察了一下,确实是影子,没有别的特征,只有一个特点,特别高大。当时我姥爷是什么心态没也和我说,只是说后脊梁一层白毛汗。我也猜不到是什么样子的,但是在给我讲这个故事之前和我说“这个世上没有鬼,估计是有魔,魔长的非常大”,故事讲完了又和我说“这个世上有魔”。我也不知道姥爷是怎么笃定他遇到的是魔,谁在乎呢?老一辈的故事在我们小崽听来不就是传奇么?

2、龙虎豹方

也是姥爷的事,姥爷家兄弟有四个,名字分别带着龙、虎、豹、方。

姥爷家在建国前是村里的大户,属于地主阶级,可能是太姥爷情商比较高,也可能是运气好会钻营,建国前,将家里的田地、房产都分给远房的亲戚,都是祖辈的庶出,是乡里乡亲,家产就这样在本村里摊薄了,建国后给划了个富农。

本来能够划个中农的,但是太姥爷打死也不将分家时分给他的房基分出去,导致划了个富农。当时贫富中农划分,每个等级都是天差地别。

原因是因为分家的时候,太姥爷是小儿子,母亲疼爱,偷偷给拿了1个大洋子,让太姥爷请个道士(这个老道住在40里外,是和我爷爷一个地界的,这个老道有几个故事)给看宅院,老道就看中了我太姥爷打死也不让出去的房基,说你这辈子有4个儿子,这个宅子能保你枝繁叶茂,富贵满堂,但是怕压不住,给你子嗣名字起得凶一点,镇住这个宅子。只要有一个能留在这个宅院里,就没事。于是就给起了龙虎豹方这四个字,大致寓意是将龙虎豹,方在这个宅院里的意思。后来老大龙参军当了旅长,一儿一女,退休颐养天年。老三豹在村口路边分了一片宅基地,拆迁,开枝散叶,儿女子孙满堂。老四方当了局长,只有一儿,人脉广布。老二虎镇守老宅,不为烦恼所累,务农一生,两儿一女,一儿一女生意兴隆,恭敬孝顺。(另一个儿子的故事下面再说)我姥爷在老宅给老四留了一间房,老四年纪最小,可能是想最大限度的镇住这个宅子吧。

3、缘

也是姥爷的故事,固执的人。

我妈是老大,下面还有两个舅舅,最小的舅舅叫坡,同辈都是玉字辈的,但是这个最小的舅舅名字没跟着谱走。

小舅出生一周的时候便发高烧,镇里县里医院都去了,最后让回家等奇迹,没办法,找上个故事的老道帮忙看看(老道看完没几年便仙逝了),老道说我姥爷命里养不活这个孩子,这个孩子是神仙,我姥爷固执,我太姥爷当时也求着能留下这个孩子,毕竟是个男丁。老道就让我姥姥缝制一个布娃娃,姥爷背着我小舅和布娃娃去山口一个小庙里掉包(不知道为啥要背着奄奄一息的小舅),半夜出发,鸡鸣到家,能不能行、孩子死活看造化。我姥爷半夜干山路脚磨得血乎乎的,腿上全是圪针刺(酸枣刺),总算是背着我小舅鸡叫之前到家。

后来听磨面的人说,我小舅当时是村里最壮实的小伙,精明,不上学也会算数。

小舅18岁那年,特别突兀的和家里吵架,拿菜刀给自己肚子开了口子。没伤到内脏,肚皮切开肠子都露出来了,缝上针没事,之后就是浑浑噩噩的一辈子,三次进宫,总共在里面呆了小20年。数也不会算了,精明劲也没了,出来后没一年又去精神病院住了半年,我姥姥舍不得这个小儿子遭罪,接回来又送回去,后来接回来慢慢稳定了,天真的就像小孩子,但是感觉人的精气神没了,就像没了魂,找几个大仙看,大仙要不就说这人是神仙,惹不起,要不就说这人富贵,你家里供不起。

我姥姥、姥爷养着我小舅,说养到我姥姥姥爷死。给我小舅盖了新房盼着能娶个媳妇(其实我小舅在外面可能有一个儿子。当年接回来没留住,跟他妈走了)。老道如果算得准的话,那真是造化弄人,慈爱如山。

4、毛驴

我舅舅给我讲的关于我太姥爷的故事,估计是我姥爷讲给我舅舅听的。

我太姥爷命好,小时候出生在地主家里,建国后偷偷吃着祖上家底,也没受过制,娶了我太姥姥也是大媳妇,会照顾人,在我太姥姥怀我三姥爷的时候,我太姥爷突然学会疼媳妇了,当时全村也没几头牲口,我太姥爷家里就有一匹毛驴和一匹大青骡子。

故事是在战乱年代,前面说到我太姥爷突然学会疼媳妇,媳妇怀孕的时候赶着毛驴去后山换白面,那个年代有打仗死的,有饿死的,有各种死法,唯一特点就是多,死的人多。进出山的山口有三四个,有一个山口是没人敢走的,因为有好几个人都死在那个山口里,死的方式属于古怪,最离谱的一个是因为吃土吃死的。我太姥爷年纪小,没经历过啥穷苦的事,也没出过远门,到后山换完白面着急回家,也是偷懒不想绕远,大白天的也没顾什么忌讳,赶着毛驴就走上了那条特别的山口,到了山口,毛驴死活不下山,生拉硬拽把毛驴拽下来之后,光天化日之下,路越走越暗,感觉啥也看不见。我太姥爷虽然没有啥经验,但是也觉着不对劲,死命拽着毛驴尾巴,狂抽毛驴,跟着毛驴屁股下了山,到了村口才能看清东西,回家后没几天,毛驴就死了,太姥爷他爹为这事追着打了太姥爷好几天。毛驴找屠夫解了,换了不少粮食,不过再也没敢走那个山口。



⑤小乡村里的邪物。



住在村子里的人大多数是老年人和小孩子,年青力壮的几乎都是在外地打工的,没什么收入,有孝顺后代的还能指望子孙门偶尔寄些钱,如若是没有的,在生病的时期可就是难受的很,没有钱身体又实在受不住的怎么办呢?求神拜佛好不了,那就不如自己去盖碗吧。
如果有路人路过我们的村子,大概会觉得奇怪为什么路边总是盖着些碗,碗边还点着红蜡烛和染着的香。喜与人交谈的路人会问问附近在田地里干农活的农民,而农民的态度大多是面色古怪,不会回答。
盖碗是本地的一种术法,据知晓此法的奶奶说这种术法大多是用于转移噩运的,就当地而言,做这种术法的人一般生重病的人想要将病情转移在他人身上。做盖碗是很简单的,将病人的贴身衣物或者头发之类的物品用白布裹起来,放在碗里,念着神神叨叨的咒语的同时再抓一把干净的大米放在碗里,大概达到碗的一半的位置这就算完成了整个过程的一半。接着在太阳落山后和升起来之前的黑夜里找一个常有人路过的路边,将碗盖过去,再将香蜡点上,朝四周鞠躬跪拜说着:“各位列祖列宗,后辈XX已经病了好久了,望你们救救ta”,然后将香烛插上趁着夜色茫茫离去。奶奶说只要有人将碗打开,碰到了碗里的东西,那原主人不想要缠身的噩运便会转到开碗的人身上。
大部分做法的人自然是希望生病的人赶紧好起来,所以他们盖碗的地方也会愈加明显,如果你走到一个三岔路口,可能不管你站在哪个方向都能看到一堆白森森的碗。曾经在村子里读小学的我下午放学后贪玩儿,在学校和同学玩儿,在月色初上的时候才匆匆分道扬镳赶回家,在走到岔路口时,看到飘摇的烛火下一个个白瓷碗衬着烛火的红光,太阳落山后陡然降温范起来的凉意和偶尔吹来的微风都让我增加了眼前的恐惧,幸而我是知道这些盖碗只要不去触碰,那邪气就距我甚远。
在盖碗时有些心情极其迫切的人会在盖碗下放现金,放现金不是做法的过程,而是吸引人过来开碗。奶奶是个知晓这些古怪把戏的人,我自小她就告诉我哪些是不可以触碰哪些是人做的术法,所以从小我就养成了自动远离这些邪性物品的习惯,不过也造成我对这邪物的半信半疑,谁谁谁因翻了盖碗而生病的事情总是听说,却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但是这个疑虑不久便成了我亲眼所见的事情。
在村小读书时有个朋友叫苗英,父亲在外打工,母亲嫌弃她家里穷困潦倒,抛弃家庭跑了,自小跟着爷爷一起生活,爷爷性子缄默,也不爱与苗英说些怪力乱神的事情,在农忙时期苗英从小帮着做些农活,身体还算强壮。我们家住在一个方向,下午放学回家也总是结伴而行。那天回家的路上也不知她是开了什么玩笑惹得我一路追着她打,跑了好久我体力不支蹲在路边儿喘气,她在前面笑我追不上她了,然后我看着她蹲了下去,隔着一株草我隐隐看到一点点白色,我看到她右手揭起来一个瓷碗,左手拿着10块钱站了起来,冲我笑着说:“你快看!我捡到钱了!”,想起来奶奶曾经对我说的关于盖碗的事情,我冲过去把她手里的碗打掉,她有些诧异,我告诉她:“听说盖在这个碗里的钱不能捡,会生病的”,她显然一脸不相可能心里还觉得我是个傻逼吧,因并未见过翻盖碗就会生病的实例,心里本来也存了半信半疑的心思所以也并未再劝说下去。往前走不过两分钟我们就分道扬镳走了,她要直走回家,我要过河回家,这一分别我再见她大概是半个多月后。
往后的三天里我并未看到她,第四天清晨我还是照例去上学,在路上我碰到他的爷爷,当我问起苗英时,他说苗英那天回家后突然发起了高烧,本以为是普通的感冒,给吃了感冒药就让她睡下了,可是半夜的时候苗英身上突然起了好多红疹子,痒得难受,硬生生的挨到了天明,爷爷早起去看她被吓了一跳,赶紧去请了乡村医生,乡村医生开了些吃药和搽药便走了,两天后红疹子不但没有好转还溃烂流出些汁液,我遇到她爷爷那天正是他打算去请卫生站的医生为苗英看病。听到这个消息的我是颇为震惊的,后来放了暑假,家里有些忙,就把我送去姑姑家,我也就没去苗英家看她,等到农活轻松了一些,奶奶便将我接回了家,那大概已经是十多天以后了,回家那天刚好在路上碰到苗英,苗英刚从卫生站回来,在卫生站打了针,在疹子上敷了药,脸上每一刻起了疹子的地方都点了黑乎乎的药膏,倒是像极了趣多多饼干。人瘦了一圈,看起来精神恢复的不错了,我问起她怎么生病了,她说我也不知道,那天捡了钱以后浑身都痒,脑子晕乎乎的,回家就发烧了,那钱真是邪门我是不敢捡了。她问我你知道我怎么好起来的吗?我摇头,她说我爷爷央人给我做了场法术,那天还剪了我的头发,后来我慢慢的身体就轻松多了,疹子上了药也快要结痂了。我听闻后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明明是自己的病痛,为何要似个皮球一样踢来踢去,自己不想要痛苦就强加在他人身上这种做法实在难以苟同。在农村这些小小却又贫困落后的地方,能保持淳朴的人极少,大部分会为了争取贫困户的名额闹得不可开交,会因为一些金钱利益做出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会为了自己的身体拿别人的健康换,在我眼里,甚是可怕。



⑥马半仙


从小农村长大,乡邻大多都有些迷信,很多人喜欢算命打卦,但我父母不信这个,从小所受的现代教育让我是一个无神论者,说起鬼神魔妖,我压根儿是不信的,更不信算命的,很多在别人眼中稀奇古怪的超自然事情,我也能从书本上学到的科学知识予以解释。
我有一个小学同学,叫马应军,年龄与我相仿,小时候他母亲就离家出走毫无音讯,他父亲把他和弟弟拉扯大。此人总是一副蓬头垢面、邋里邋遢,看人的眼珠子飘忽不定,让人感觉很猥琐,说话颠三倒四说一半留一半,让人感觉有些傻。学习成绩一塌糊涂,小学三年级就辍学了。听别人说,这家伙八、九岁的时候能把村里人的族谱理的一清二楚,让人费解。
我三叔(我爸的亲哥)是村里的老理发匠,为什么要用这个“匠”字呢?可能现在的年轻人不知道,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前,农村每两三个村子会有一个理发师傅,一年分季节农闲时每个生产队驻点理发,吃住都在别人家,把附近村子转一圈就快一个月了,所以叫“理发匠”。话扯远了。
话说我这个同学94年开始跟我三叔学理发,我去三叔家玩,跟马应军瞎聊,他说他会算命,跟一个仙游四海的风水大师学了艺,大师还给他看了传说中的《推背图》。我不以为然。
有一天傍晚,我和二舅去三叔家里。二舅听说马应军会算命,想找他算算。之所以找他算,一是想试试马的深浅,二是找他算不用掏钱。我虽不信,但也没有阻拦二舅,跟着去凑个热闹。
我们正在三叔屋里畅快的呲着,我有个本家嫂子进了屋,原来是听说我们在找马应军算命,一向喜欢凑热闹的她闻讯而去,二舅还没问个明白呢,嫂子就急着让马应军也给她算算。
当年给我二舅怎么说的我全忘了,但是给我那个本家嫂子算命时的场景我却终生难忘!只见那马应军把头一抬,盯着嫂子的脸看了半分钟,眼珠子骨碌碌转了好几圈,语出惊人:你眉毛从中间断开,你42你男人有大灾!我记得当时嫂子怔了怔,随后大笑着说马应军“胡说八道”,起身就走,走到门口又停下来略带
愠色问马:你说的是真的假的?有多大灾?马说:到那年了让你男人别往北方向去。随后又嘟囔了一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回去跟母亲说,嫂子也是闲的慌,这下肯定落了个心病。那年,嫂子应该是29岁左右,她老公26。
此后多年,马应军一直默默无闻,虽偶尔有人找他看看风水选个吉日,但最多也就给个5块十块的,一直是穷困潦倒,勉强度日。
写到这,估计你已经猜到了结局,是的,2008年,我那个本家哥哥命丧东北!在之前的那些年里,马的话成了我那个嫂子的心病,她找了几个大师试图破解,老公鸡也祭了,符也画了。07年开春,她老公要出门打工,嫂子哭泣着不让他出去,但是年内刚建好的新房,欠了一屁股债,不出门挣钱怎么行?算命先生不是说避开北方吗?去南方不就行了?于是在嫂子哭声流泪之下毅然背起行囊登上了无锡的列车,无奈到无锡没几天,工作不如意,又跟随工友去了上海,还是不行,最后转战到了老地方---东北大庆,那个聚集着大批老家人的大工地上。夏天的那个上午,电锤忽然漏电,他被电死在工地上,身边没有一个人……
当骨灰迎进家门的时候,嫂子嚎嚎大哭着说:一到东北就给我不断发信息,让我照顾好家,带好孩子,交待这、交待那,像交待后事一样,我天天心都在吊着……
消息很快传开,多少年都默默无闻穷困潦倒少人问津的马应军,名声大震,有了“马半仙”的称号,找他算命看相瞅风水的门庭若市,后来还有好多临县的闻风开车过来请他上门看风水。
时至今日,马半仙仍然孑然一身,未曾婚娶。






⑦羊



我奶奶家养了好几只羊,其中有一只非常老,大概有七八岁了吧,是一只老母羊。在我出生的前一年冬天,我爷爷把萝卜埋在院子里保鲜,结果一连好几天,萝卜都被挖了出来,挖出的坑附近还有羊的脚印。而且可以断定就是那只老羊干的,我爷爷就给我爸说了,我爸晚上回到我奶家,晚上就在院子里藏着,到了半夜的时候,就看见那只羊从羊圈里跳出来,去挖萝卜,挖出来还不吃,就一下一下的挖,据我爸说,那个动作还特别诡异。我爸然后就一抽风,拿着一个大棍子,走过去一棍子打死了这只羊,结果那个冬天,我叔出车祸了,我奶奶从梯子上摔了下来,我姑姑放鞭炮被炸到了眼睛,大年初一,我老奶奶去世了。那年冬天,羊死了之后吧,再挖出来来的萝卜,心都黑了,里面的瓤都黑掉了,而埋在院子里另外一处的却一点事没有。几年后,我爷爷把房子拆了给我叔盖婚房,就在当年埋萝卜的地方打井,结果挖出来一个小铁盒,都已经锈烂完了,里面是人一副的手骨。


⑧老鼠的几个故事,按事发时间来讲哈



1.记不清几岁了,应该六岁左右,看到了一只比猫大的老鼠,老鼠最常见的蹲坐式,在两座房子间的一个小巷子里,坐在那里有20.一30公分高,说给大人,大人说是黄鼠狼,可是它的尾巴和颜色告诉我它就是一只特大的老鼠。
2.一个段子一样的故事,姐姐睡前手上擦了一点油,早上发现手上被老鼠咬破了好几处皮。
3.咬猫的老鼠,大家都该见过各种咬猫的老鼠的视频,可是在农村这样的猫是不存在的,不抓老鼠的猫是会被饿死的。事情是这样的,邻居家翻修老房子,挖地基的时候挖出了一只老鼠,这只老鼠已经老到走路都不太灵活了,邻居家的孩子就抓了一只猫让去吃老鼠,这只猫去抓老鼠的时候和老鼠打起来了,没错,是打起来了,它还打赢了这只猫。这只老鼠最后被一只哺乳期的老黄猫吃到只剩了一张皮,猫咬不动。
4.四年级还是五年级的时候,睡觉的时候觉得有东西再添我的耳垂,想起来伙伴们说猫会舔人的耳垂,迷迷糊糊的觉得没事,感觉还很舒服,又睡着了,中途突然惊醒我睡觉门是锁着的,哪里来的猫?发现是老鼠。
5.小时候觉得家里的老鼠很多,经常半夜被老鼠吵醒,可是08年512前的一段时间基本没见过老鼠的影子,我还在那时说现在怎么没有老鼠吵人了。
6.高中时住校,外面租的房子,窗子外面是一块草地,老鼠挺多,经常扔东西打老鼠,有天中午睡觉的时候,听见有老鼠的叫声,就是醒不来,被魇了,能清晰地感觉到老鼠在自己耳边叽叽喳喳的叫,从左边到右边,然后沿着身体跑下去,跳在你的腿上,那么真实的触感,柔软酥滑,我的内心是崩的,还好过了一会儿就没动静了,我就醒来了。




⑨网友故事


我小时候有一次发烧昏迷不醒,病来的很突然,昏迷了两天,估计再昏迷下去就会变成傻子了。医生也不清楚怎么回事,我奶和家人说不要担心了,她晚上去解决。当时我妈很急很急,怎么解决?去哪解决?为什么晚上解决?我奶也不说话继续上香念佛,晚上八点她重新排了一遍香嘀咕了几句就躺下睡觉了。
五分钟过后,在医院照顾我的姐姐给打家里打电话说我醒了(小时候家里人很多,叔叔大爷两家全住在我家,人特别多,我是独生子,姐姐妹妹都是亲戚家的。后来因为纠纷都搬走了)又过了差不多一分钟吧,我奶也醒了。家人特别开心之余感到震惊,那次以后基本所有人都信服她了。
家人们都问她怎么回事,她问我妈"孩子有没有收到过惊吓"我妈想了想说有,是被一条大黄狗吓到的。我奶点了点头和大家说我的魂魄被吓出去了,然后被一对儿夫妇给收走了。她刚才睡觉后做梦,梦到进入了一片大迷宫,墙壁是厚重的大石头,特别多的门,没有顶,抬头就能看到月亮和星星,月亮特别大,与圆月相比还大了一倍不止。她就一边喊我的名字,一边挨个门近找我。找了好久好久终于找到了,她一推门,看到一个安静闲适的女人背影,古色古韵的穿着古代的衣服,旁边坐着一个古装男人,我奶大喊我的名字,那俩人一回头,我奶看见那个女人正在抱着我,然后那夫妇似乎和她说了句对不起我奶就醒了,醒后得知我也醒了她才放松下来,她说魂若是被扣久了想回来也难,而且多半会变成痴呆。
这个是我长大后我奶亲自告诉我的,我还笑着对她说那对夫妇怎么就光光看上我了,而且我是被狗吓到的,怎么魂魄会跑到他们那里去。我奶说他也不知道。

我家是东北这边90年代最先富裕的那一批,都说富不过三代,这还没到第三代呢,钱就被败光了,我爷年轻时吃喝嫖赌五毒俱全,和我奶吵架怒砸佛像,那时候我奶还不信佛,因为做生意也就侍奉着求个平安。后来我爷生病久治不愈,有人让我爸去五棵松里的一个寺庙找一个很出名的出家了的师父(后来我奶认他做师傅,成为了俗家弟子,还被起个佛家名字叫释国信,这个师夫在全国都有影响力,已经圆寂了,圆寂前我奶做梦还梦到他了,师父来看她,说几句话就走了。第二天我奶还跟我说这事了呢,后来一起跟她随行去五棵松的一个佛友给她打电话,说师父圆寂了,最神奇的是她也在那天梦到了师父,这个大师叫kuangyan,第一个字是四声,第二个字是三声,他圆寂时我奶让我去网上查查,确实有条新闻,然后我顺便搜了他的资料,很厉害的一个人,等我有时间问问我奶这个人的真正名字就能在网上查到了。)这个人也是后来指点我奶的那个高人,他让我爸跪在佛像前,跪了很久很久,这次之后我爷病好了,我爸从这次后也经常能遇到坏事,听我奶说是开启了慧根。
他从小体弱多病,十七岁时读书读不下去,家里给他买了一辆大货车让他自己赚钱,他小小年纪走南闯北,有次他开车前面突然窜出来一只鸡,只有一条路我爸年轻玩心重,就放慢车速一直追这只鸡,这鸡也是真厉害,跑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接着跑,也不改方向,就是直勾勾的跑,我爸玩腻了想休息一会,和他一起出车的是一个叫姓田的人,我爸说田哥你来开会车,我休息一会儿。车停了,那鸡走了,拐个弯窜到树林里了。田哥上车后车前面又出现个兔子,也是车追着兔子跑,不过这次没过多久车就突然失灵了,我爸和田哥都慌了,这时候前面那个兔子加速跑的特别快特别快,比车都快,然后兔子突然停下来了,车也慢慢停了下来,一身冷汗。
我小时候贪玩,总是喜欢躲在衣柜里,衣柜门上面挂着一个观世音佛像,用绳子编的,手工真是好啊。可惜我一碰,脑袋就掉了,我在吃早饭的时候随口跟我奶说了,她大惊赶紧去查看,然后用胶水粘上了,我爸正在出车中,他放心不下,给我爸打电话要千万小心。然后给我家的保家仙买了一只熏鸡,两个猪蹄,三个煮鸡蛋拨好后放在碗里。我家供的是狐仙。
话说我爸接到电话后已经特别注意了,他完全相信我奶。一路又慢又稳,都不接近别的车,晚上他在车里休息,外面漆黑一片,借着微弱的月光他看见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在车前站着,戴着大衣上的帽子,一动不动,我爸心里害怕,太怪异了,但是因为他也见过很多奇怪的事并且没做过亏心事心中无鬼,他拿把防身匕首就下车了,到前面一看,什么都没有。他以为自己看错了,就去小解,吓人的一幕来了,若是主角是我,估计会被吓晕。我爸小解后回头,发现那个穿黑色大衣的人又出来了,就在车门旁边,身材高大。我爸大惊,摸着刀就慢慢的给自己壮胆走过去了,走的已经很近了,我爸喊"谁!,谁!",那人开口说话了,声音低沉斯哑。他说,明天你休息一天,然后转身就走了。我爸看着他走,没有车挡住月光,他的身影就越来越明显了,那个人竟然没有腿!!或者说,那不是人的腿,不知大家有没有仔细观察狗直立时的腿,没错,就是一条那样的腿。仿佛是察觉到了我爸对他震惊的眼光,他回头。我爸看了只觉得心要跳出来,大气不敢喘,那分明不是人脸,尖嘴!有毛有胡须,是狐狸!由于戴着帽子遮住了眼睛,而嘴是向前长的自然看的特别清晰,尤其回头是看到的侧面的影,向前突起,轮廓清晰。我爸觉得自己快要昏迷了,眼睛睁大,腿发软,不会动弹,那人看了我爸一眼接着向前走,不一会没了影子。
我爸赶紧给我奶打电话,我奶说别怕,那是咱们家的保家仙,我在咱们家的旧物房见过他,白色的狐狸。
我爸信了他的话,第二天休息了整整一天,后来晚上传来消息,前面出现车祸,十三辆车连环相撞,有死有伤,而我爸若是赶今天的行程只怕也在那场车祸之中了,后来因为货晚到了一天被扣了很多钱,不过人没事就是好的。
这世界上真的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啊,世界的本源是物质,宇宙中究竟有多少未知,人类总会进步到用科学得到一切答案的那种程度,在那之前,我们宁可信其有 ,不可信其无。
最后说一句,我只是在说自己家的故事,不是宣传迷信,你们信就是真的,不信便不信吧。
----------------------------------------------------家里信佛,祖母大概二十多年前大病,经过高人指点开始信佛,果然病好了。这二十年间一直食素,我从小在她那里长大,没有油腥真的是苦不堪言呐。

信佛后七八年吧,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个亲戚,饭后突然开始肚子疼,快死了的那种疼,赶紧送去医院检查,一点毛病没有但就是疼啊。我奶奶出于关心给他揉了揉肚子,两三下就好了。听她说她当时自己都震惊了,特别神奇。

后来又大病不能走路,医院同样检查不出来啥,又经高人指点在家里立了个仙堂,没错病又好了,不过这病带来了点福利,我奶她成了一个高人,众人口中的大仙。

她解决过超级多的疑难杂症,在我家乡这边已经特别出名了,在我上初中的时候来看病的人可多了,基本每天都三四份,别以为能赚很多钱。电视里曝光的什么所谓的大神啊,骗子不说随随便便就要个成千上万的,我奶每次看了都摇摇头说"损阴德啊"我奶这十多年来间治过无数人,有的进我家还是精神病,胡言乱语大喊大叫(我小时候确实被吓到过),印象中每个来我家的精神病走的时候都与正常人一样,并且后来没有再犯过病。

有一次一个人来我家给他女儿治病,女儿自从上了高中后一直疯疯癫癫的,看好了以后那个人颤颤巍巍的问我奶需要给多少钱,我奶呵呵一笑说五十就可以了。那人一愣,他为这疯癫的女儿在各路大神那里看病已经花了十多万了,后来要给我奶五千,我奶拒绝了,最后收了他五百块,那女孩变得跟正常人一样,接着读书,去年还考了一个一个二本(那姑娘本来成绩超级好,在我们这重点高中里排名前三十,可惜了)

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女人,随行的还有她的七大姑八大姨,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呢,后来突然翻白眼昏迷,起来的时候就破口大骂,那时候我还小学呢,吓得赶紧抱着妹妹去了另一房间,后来好奇我自己偷偷的回去了,看见那女的正在啃我家刚上贡的猪蹄,气死我了,本来那些撤贡后都是我的。边吃边"谈判",问这女的你哪来的,为什么要折磨她,我才反应过来,她被鬼附身了,这"人"开始说自己怎么死的,死的多惨,得病的时候家里人都没人管她,她死在炕上只有一个小毯子。
原来这人生前是这家人的亲戚,说明白了之后就简单了,问她到底想要什么,随行来的亲戚就一一满足,还提起了一些陈年旧事,就是这人生前和他们的恩怨,都是些破事记不清了。
谈妥后这人还想吃我的猪蹄子,我就眼睁睁的看她啃完,心都在滴血啊。
重点来了,那人本来是盘腿坐在我家的炕角,突然就软了,这人就像前倒下去了,软绵绵的,现在还能回想起那一幕。当然最后这女的也好了,乐乐呵呵回的家。

说了这么多,说一个答主本人的吧。答主从小犯车马灾,五岁那年的某一天,吃过晚饭我妈骑自行车带我去我外公那,结果被摩托车撞飞,像抛物线那样的,最后磕到了石角上,眼皮缝了三四针吧,万幸没伤到眼睛,奇怪的是我一点没哭,只记得当时右眼前面被血遮住,一片鲜红,我妈倒是屁事没有,就是擦破了皮。其实这事本来就是一场车祸,没什么的。要说奇怪就奇怪在我奶提前预料到了,我奶说大晚去啥啊,她说自己心难受,不让我去。不去怎么能行,我姥说给我买了老多好吃的了,我就哭哇,后来没招了就去了结果就出了这一茬。
从小到大活到现在真的不容易,起码出了七八次车祸,最严重也不过眼睛缝了三针。各种被摩托车自行车追,怎么躲也躲不开。小学几年级的时候被一个自行车刮倒了,当时在我大爷家门口,那个骑自行车的也摔倒了,并没有管我,骑车就溜了。我大爷在做活,看到后拎着手边的啤酒瓶子追上就是一下子。啤酒瓶子细碎。和邻居家卖煤的熊孩子玩,玩玩这货要拿石头扔我,老子赶紧躲,由于是在马路边上,我就不幸被轿车撞了,刹车印子起码有三四米,就感觉腰间一股力顶开,我倒了,还滚了几圈。车主赶紧下来看我。我站起来一扭腰一晃腚,没啥事,我就摆摆手说你走吧。回家我就跟我奶吹牛逼说我多厉害,我奶出来一看这柏油马路两条大黑印子就给我一顿毒打啊。
然后她给一个扎纸人的商店打电话,说什么给我还了个替身,别说,真有用,烧完之后屁事没有,再也没有被车撞过。

怪事实在太多了,根本说不完。因为从小就经历这些坏事所以胆子极大,老子连真鬼都见过还怕啥的?
虽然我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 ̄)ゞ,但我还是特别迷信,这事吧你还真别不信,头上三尺有神明,我多次车祸屁事没有可能就是因为我奶奶积的阴德吧。
头上三尺有神明,因果轮回,一定不要违背良心,答主年纪轻轻可做了不少好事呢,为善而善虽然很虚伪,但结果一样也可以吧。
人呐,总要有个信仰的,不一定非得是什么神啊鬼啊的,我的信仰就是个普通的老太太而已。(˶‾᷄ ⁻̫ ‾᷅˵)




觉得好久发给朋友或者关注下吧!谢谢

长按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