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饼干价格联盟

三点一刻醒过来的星期三

奇遇菲林 2018-12-05 17:15:09

2017/09/06


晚上常常会失眠

于是就有了这些

关于2017年第三个阶段

一些琐碎的心情或想法而已



You are the onwhsaw me through

Through it all .



早晨起床习惯性地找点书读,干点自己喜欢的事,每天就只有这个时刻像个人样——手机丢在一旁,然后清楚地知道自己得干些什么,在手帐本上认真地写下“今日待办”;


然后我被逼着吃早餐,这是一个开始,接下来一天我时常需要面对和忍受令我感到不愉快的脾气不好的人和事,但有时候我也会感觉到温馨与美满;


忧愁着冰箱里吃不完的西瓜和不够分的桃子,吃着吃了好几天都没吃完的饼干,坐在沙发上看一下午的剧,偶尔喝点开水,以为这样能让自己健康点,可是我却不自觉地想熬夜又或者失眠;


十几天前我每天都流很多汗,但十几天后我每天都吃很多东西,可是我最近什么都吃不下了;


我走出舒适圈学点东西,却发现自己不仅手脚慢胆子也小,脑子转得也不够快,尽管这件事常常令我觉得痛苦,但这事没得反悔,只能端正态度,积极应对;


好不容易我的脑子里有了点东西,我做了一个决定,却不知道接下来要为此准备些什么,于是我又开始阅读,漫无目的地阅读;


慢慢地我发现每个人都是假的,隐藏着自己嫉妒或渴望意义的心,想说什么就偏不说什么,但又不能没点话说,就硬憋出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好听却无意义;


在聚会里,人们时不时把目光转移到迟到的人身上,介意的人带着点不快的话语,无所谓的人带着淡然的表情,而好友则投之以热情与期待的目光——迟到的人招人讨厌、令人无感也惹人喜欢,但“迟到”这件事,本身不是一件好事;


与朋友牵手,与好友牵手、拥抱,与恋人牵手、拥抱、亲吻;


慢悠悠地走在王小波的浪漫气泡里,也左右为难地感受了路遥笔下平凡的世界和另一个充满意外的人生。可是,隔着那一张薄薄的纸,好像还是挺难完全理解人物的悲喜——伤心的八月;



当人们想要写点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都写不出的时候,他们就会让自己去经历一些正常的或荒唐的事情——经历是真实的,但文字却有了点刻意编造的意味;


就算是经历过艰难的时期从此心中藏着点生活经验,而如今物质生活十分富足并引以为傲的大人,也会不理智地做出点令人蒙羞或可耻的事——在感性和欲望世界里有足够的理由犯错,但在理智和道德面前人人平等;


他沉默了许多,他温和了许多,但她痛苦了许多;


没办法保持可爱,难过的时候就会想说气话让对方知道我在生气,这样太不可爱了,可是不这样就会很憋屈;


在跳脱了年龄或金钱等这类条件的限制之后,我们与他人的矛盾往往就来源于可以做什么和应该做什么这两件事情——独立于他人的自身会考虑前者比较多,而他人往往期待后者在你身上发生;


“在两人关系中,期望常是一种微妙的暴力,因为这是要求别人顺从我们的意志”;


我已经忘了上一次十二点前睡觉是什么时候了,可是没有办法,其实在很久之前手机对我来说已经是无聊之物了,但我只能在黑暗中握着这个略微发烫的东西等待一个重要的人——到最后我都会等到,但我好像失去了其它更加重要的东西;


我的房门在半夜的时候被轻轻地打开,我想她可能想找我聊天了;


AM 1:00 想要打电话给胃里的咖啡,问它为什么要让我失眠;


大半夜拨开窗帘,站在窗边,想要听清楚那几句带着酒气的吵闹声,我半躲半藏,怕被发现,之后窗外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自私是人基于个人利益需求而作出的行为反应,我从来不否认“人都是自私的”这一说法,但人不总是自私的——事实上某些“自私”的人并不总为自己打算,在同一时期同一事件中,有人可以基于公共利益作出努力,那么如果在这样的对比下,还说“人都是自私的”,那未免太不公平;


失眠的时候会特别害怕从今往后再也没有轻松到一沾枕头就睡着的日子,没胃口的时候也是,会害怕自己没力气去挑起生活的重担,活到二十几岁的时候就想要认真伺候自己的身体了,可是失眠和没胃口是如此折磨人却又不可控的事——年轻人的烦恼之一;


一点儿都不反感《春风十里不如你》这部剧,它很现实以至于我常会在里面看到某些时候的自己,幼稚或成熟的。我不了解秋水但我理解他,当然了,在现实生活中我希望不要碰见像他一样的男人,但是假如喜欢上了,我也愿意扑上去。文学青年、浪漫痞子也会令人着迷,存在即合理;


“你长大了,有些事应该告诉你”——有时候我不喜欢和长辈聊天的原因是,她们常常带着执念讲故事,讲些已经过去、令人心酸或痛苦的往事,我是愿意听的,只是我认为讲来讲去,痛苦好像并不会减轻,反而多一个人跟着痛苦…忘掉该多好啊,忘不掉也不要让年轻人记住了,好不好(理性的角度);


今晚聊点新学期的目标和打算?留言区里抽一位小粉丝送八月份最喜欢的一本书《过于喧嚣的孤独》;




Good n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