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饼干价格联盟

军营也闹鬼?讲讲我当兵时遇到的怪事

盲派命理预测 2019-01-16 06:07:00

(一)

那次,我们把简易坑道挖在了驻扎村子旁边的坟堆里。吃完饭了吃饱了就要睡,兄弟们很兴奋啊。头一次住在坟坑里,也是头一次住在坑道里啊。好玩啊。点着蜡头儿就开始摔朴克!外面将近零下20度啊,我们在里面打朴克一点也不冷,热火朝天。赢烟的。班长是吉林通化的,他一边摔扑克一边跟我们吹牛逼,说他没当兵前在地方是咋咋的牛逼。他后面不远就是坑道的口儿了。我们的坑道口是用树枝子编的盖子,上面又压得两层草帘子。防寒效果也不错。

这时候大概过十点了。坑道里不许抽烟,因为烟不好排出去。班长就叫我跟他一块出去散个烟抽。我们两就出去了。我们两就在坟堆里转悠,那叫一个有意思啊。走到哪里,脚下面都能听到嘻嘻哈哈的声音。虽然不十分清楚,但还是能听得见的。可见,同志们还是很兴奋的。

这时候班长的坏水儿就开始往外涌了。他拉着我的手说,“我要是蹦,你就跟着蹦,听见没?”,我说那好啊。结果,哪块儿地下面的声音高,我们就在上面可劲的蹦,那下面肯定往人家头上落土啊,成心的恶心人玩,然后就跑,这样搞了一阵子,班长同志就站在一个坟头上往下尿尿。

我没敢,就在旁边解决。然后就站在一边儿抽烟看星星。班长半天了还没完,还站在上面,我一根烟都抽完了,就喊他。他一边走一边回头看,还问我看见什么人没?我说没有啊。进坑道后,他就跟我换了个位置,让我在坑道口附近睡。那就睡吧。他也没说什么。我也没往心里去。睡半夜觉,班长就从我身上跨过去了。往外走,我就跟了出去,一出去就听见有个人在跟班长说话,说什么我是没听清楚。我四面观察没有任何人。班长一个劲的说,“是, 是,好。不敢了。”

我上去就是个大脖溜子,班长就醒了。我把他拉回坑道里,谁也没说什么,就那么睡了。这事第二天就在班长级的老兵们中间传开了。 后来走的头一天,我们这些兵就托老百姓给买了不少的烧纸还有白酒啥的。在每个坟头上都给烧了不少,还上了一些饼干什么的。

走的时候村里的老百姓都出来送我们,往车上塞了不少煮熟的鸡蛋。他们村里的老头跟我们首长说,要不是当兵的,就得死人啊。这一片坟地邪性的得狠,叫你们给镇住了。平时村里的野狗,家禽什么的死在这片地里的不少,不知道咋死的。往年村里的人上坟回来,也被吓个半死啥的。当兵的做了件大好事啊。

(二)

老营部炊事班,刚进部队,这个正对大门的破旧的平房就让我产生了兴趣,破门上被木板订的严严实实的,门上端还贴着破旧不堪的黄纸,后来知道那是符。训动员时,新兵连长就告诉我们离那远点,那时好奇心重,总想问个究竟,但是结果是被骂回去。

后来第二年兵的时候才知道在八几年的时候,一天半夜换哨的战士经过饭堂门口听见里面有动静,于是告诉值班干部,值班干部带着几个战士查了铺(人都在)后到饭堂门口也听到了里面的声音,便大喊一声"谁",里面就没声了。于是枪上膛,揣门,一梭子弹后开灯。所有在场的人都傻了,里面没人,一地的血。其它连听到枪声都紧急急合全武装来到现场。都看到这一幕,当晚就向首长报告了情况。第二天就请来了高人做了法事,封了门,贴了符,还在门口立了牌子"军事过硬....."

(三)

因为很多废弃的坟场一般都会最终建上于军营、监狱、征服机关等等这些部门煞气很重会压制住民间传说里的“邪”往往这些地方反而经常会出现灵异现象。像我经历的比较厉害的地方就是潍坊坦克八师的汽车营。最常见的就是深夜有两米多高的黑影溜达可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看到,经常是很多人一起看到这种现象。

后来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当时男兵住一楼,女兵住二楼东侧,二楼西侧是干部住,我们有一个正队长和两个副队长,他们三个住三间挨在一起的屋子,他们三人时常会梦魇,都会在半醒半睡的时候看到天花板上一团白乎乎的东西里面有个人脸,慢慢从顶上往下降落。我们经常会夜里听见他们惨叫,第二天的时候我们就会去“慰问”队长们“哟,队长,昨晚您又受惊啦”(不怀好意的哈哈)。最奇怪的就是他们总是三个人同时梦魇看到一摸一样的那种东西。

我们副队长收集了很多辟邪的东西什么桃木啊开光的首饰啊之类的,还时不时的烧纸,而正队长很搞笑,毕竟是演出队最大的官,要顾及身份和地位,他就在案子上摆了毛爷爷语录和石膏像。他告诉我们有了毛爷爷什么牛鬼蛇神都不怕。

我和队长关系很好,在演出队里又是出了名的喜欢恶作剧。有一天我趁着队长不在把毛爷爷的石膏像倒过来头插到案子上的书里。下午的时候就听见队长在楼道里大喊:“***你给我出来!肯定是你小子又给我找麻烦”我还故作惊讶的说:“啊呀,队长怎么了怎么了?”队长看着我叹了一口气,说“你这么糟蹋毛爷爷晚上他不会帮我了......”后来果然不假夜里又听见他的惨叫.....

(四)

那还是我当兵第一年的时候,刚转到演出队,就赶上香港回归,要做庆祝回归大型演出,当时有舞蹈音乐和歌曲伴奏让我加班制作。之前因为从不信鬼神,我压根不害怕独处陌生无人的地方。于是晚上我一个人在军大院的大礼堂里编曲。当时我制作的的是歌颂六位英模的《英雄颂》,那时候没有电脑,合成器电子琴才三四十个发音数,为了让音乐更丰满,我必须用卡座先录制好再播放,然后再手动弹进去一些声部,因此必须一次成型,要不就要重录。

录到快最后一句的时候突然就从我背后吹了一阵冷风。把谱子给我刮下来,打断了我的工作。我觉得奇怪,礼堂已经锁门了,怎么会有风呢?接着我再重录但是每次录到最后的时候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我就开始害怕了我把舞台上所有的灯光都打了,还把两边的耳光照着我,整个礼堂灯火通明。这时候我想应该没事了,但是就听到有窃窃私语有男有女。我想,可能是男班长女班长们来礼堂谈恋爱了吧。可我错了,我慢慢发现声音是从耳机里传来的。模模糊糊的,但是能感觉到好像他们再嘲笑我这么晚还这么卖命那种意思。

当时我害怕极了,礼堂已经锁上了,我出不去。后来这些奇怪的现象一直持续着,反而我麻木了。就努力不去想接着录曲但是一晚上都没有录成。于是第二天审查节目的时候交上了一个没有结尾的《英雄颂》。

队长问我为什么没有做满,我就告诉他昨天发生的事情。他让我晚上的时候在会议室制作音乐,不要再单独去礼堂。后来从其他班长那里了解到大院里经常闹这种奇怪事情的。从那以后我整个观念都改变了。过去我一直“讲科学不迷信”但是事实没法说服我。

再后来到了26军遇到了最邪门的汽车营。那里闹鬼的事情层出不穷。还有吓出神经病后来送到148医院疗养多年的。因为三天两头的闹这种事情,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了。平日要是听到洗刷间有洗澡泼水的声音但是没有人的话这都是“小事”连女兵都不怕了。时间长了也就那样了。要是说我们在汽车营遇到的撞鬼事情那就不计其数了。

想想每个月都在深夜放鞭炮驱邪,或者经常看到一些穿制服的烧纸钱,还有在营门口修隔墙....你真的无法相信......

欢迎加入中华易道,群号码:326464298 

  • 回复下面的关键字查看更多内容,需要先关注,点击本文标题下面的蓝字,‘’盲派命理预测”一键关注

  •  回复,招生,查看招生简章

  •  回复,改运,查看改运简章

  •  回复,内丹,查看修炼方法

  •  回复,道教,查看道教仪规



修行交流加道长微信  zhydyx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