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饼干价格联盟

颤栗留声机 | 耳听为实

惠园之声 2019-01-17 01:46:41


1



突然什么东西顶住了他的后背。他抬头一看,两个男子站在眼前,目光冰冷,紧绷着脸。两个人都穿着不合身的套装。年迈的贾斯帕僵硬而笨拙地举起双手站了起来。他将头扭向柜台上的老式现金出纳机,用与一个纤弱的与老头极不相称的大粗嗓门说道:“空的。”

      “少废话!把窗帘拉下!”带枪的那个人命令道。怀特注意到此人的嘴唇很薄也很白。

        怀特拖着脚顺从地走向窗边。他往窗外的夜色瞥了一眼,在被雨水浸透的广场上看不到一个人影。他使劲一拉,绿色的窗帘“吱”地一声落了下来。

      “快点儿!”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面粉、咸猪肉、咖啡、土豆和罐头。。。。。。”

        要够一次躲藏的用量……怀特将几瓶罐头从货架抱下,然后丢进一个大硬纸箱。那两个人听见“哐啷哐啷”的响声猛地一惊,不由地向他皱了皱眉。怀特似乎没去注意。他又添了一打罐头、半刀咸猪肉和25磅重的面粉。他想,如果他能活着的话,等他们离开以后,他得重新登记存货数目。

      “听!”矮个子紧张兮兮地说,闪到窗前。他小心翼翼地卷起窗帘向外窥探,又猛地扭过头说:“车!”俄顷又道:“停下啦!”

       高个子骂了一声,匆匆地扫视一遍房间。“藏到那儿去!”

       矮个子拖着那箱食品消失在店后一团漆黑的库房里。

       高个子满眼怒火,用枪顶着怀特警告道:“别要花招!”随即便闪身躲进黑洞洞的后房里。
       怀特将脸转向正在开启的前门,心“怦怦”直跳。


“晚上好啊,怀特,”治安官慢吞吞地说,“开得有点儿晚了,不是吗?”

 怀特想了一下,而后极大声地应道:“清点存货。”他仔细地端详着治安官的脸。

治安官点点头。“我很幸运,我想要些现成的食物——奶酪、饼干、水果。”

     “去野炊也晚了点儿吧,不是吗?怀特笑着问。

     “去追捕逃犯,我想,要是等整个行动结束,我恐怕都要饿扁了。”

     “出了什么事?”他问道,希望自己的声音在别人听来真有吃惊的样子。他折回身,从身后的货架上拿了两磅重的苏打饼干,目光却从末离开过治安官的脸。

     “两名杀人犯在卡尔斯顿越狱。简报说,他仍向南边逃窜。”

       怀特打开一个巨大的旧式冰柜,他从里面抽出一块奶酪。他眯着眼睛,准备切下厚厚的一块,却突然抬起头,像是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



       “哎呀!或许我听到的就是他们的车!”他感觉到,在其身后的房间里,一只手指在扣动着扳机。第一颗子弹将是为治安官准备的,紧接着的那颗非己莫属。

        治安官笑着问:“能肯定那不是自行车吗?”

       “我不是闹着玩的,我听得清清楚楚。半个小时前,它从我店前经过,我特别留意它,因为就这样的夜晚而言,它开得太快了。”

      “看见它了?”

      “没,看不见,”,“我当时在后房。”他朝那里点点头,尽量随意地说。治安官朝幽暗的门口扫了一眼,然后又看着怀特。

      “听起来像是往南边去了。”怀特慢慢地眨了眨眼,补充道。

       “往南边去了,是吗?还听到别的什么声音了吗?”治安官问道,目光里充满了疑惑。

        怀特摇摇头。“只听到普通的车声和雨声。”

        治安官垂下眼帘。“我还是去南边看看为好。快,快把食品装好!”

        怀特匆匆地装好食品。

        治安官提起包裹,招呼着:“记账上吧,晚安。”他漫不
经心地迈向门口,随手将门“砰”地关上了,店外,一辆小车呼啸而去。


......


改编自欧美短篇推理小说集中的《乱世无声》由于推理小说需要做一些铺垫使得情节完整和合理所以字数已经尽我所能做了精简,删除了一些环境描写并把主人公的名字做了一些改动,情节发展大致与小说原文一致。



2



       在装着玻璃的走廊外没有亮光的地方,马尔发现了伍尔夫。马尔跟随他来到空旷无人的后甲板。强劲的海风使身体娇弱的人们都躲进了自己的船舱。

       脚下的甲板涌动着,起伏不定。伍尔夫顶着飓风将身子紧靠在护栏上。马尔觉得好笑:那个家伙好像要用自己的晚餐去喂鱼。

       意识到那个蠢货的真实意图时,马尔猛然一惊。

       伍尔夫开始往护栏上爬,狂风吹散了他头上仅有的几缕头发,吹打着他的运动衫。

       马尔大喝一声:“嗨!你忘了一件东西!”

       伍尔夫猛一回头,问到:“哪个混蛋说话?”

       马尔抓住上层船体的护栏,从黑暗中探出身子说:“我。”

      “你到底是谁?”

      “一个告诉你为什么不必那样做的人。”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瞧,风太大了,咱们说话都听不见。爬过来吧,我会告诉你的。别担心,我不会抓你。”



        马尔似乎能够感到那家伙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自己。到底跳还是不跳,他掂量了许久。

        最后,伍尔夫还是从护栏上爬了下来,但没有松手,随时准备越栏。

      “讨厌的家伙,本来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他说话的语气说不清楚是痛苦还是愤怒。“来吧,告诉我为什么不必那样做?”

      “因为必须留一个尸体。”

        他说话的语气非常严肃。对方先是一惊,然后放声大笑。

        笑声停止后,他若有所思地嘀咕道。“你说的不错。如果我在大海中消失,那些永远爱我的继承人就得等待七年才能得到我的遗产。并不是我粗心大意,不过,你这个讨厌的家伙,你知道我用了多长时间才鼓起勇气来到这个跳海的地方吗?现在我又得从头来一遍。”刹那间,他开始发抖。“妈的,我给你要杯饮料吧,我自己肯定也要一杯。”

    “我也一样。”



       伍尔夫松开手,从护栏上溜了下来。马尔用手扶住他。

      “你叫……马克斯.沙夫。”马尔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却像政治家一样生硬而坦率;面部表情冷淡,却有着政治家先发制人的威力。

      “哈里·佩斯。”这是他旅游使用的名字。

      “太好了,哈里。”

       马尔明白,“麦布女王”号出航的第一天,伍尔夫没有在救生艇上认出他。他俩是在同一个码头上的船。马尔当时肯定认出了伍尔夫,但伍尔夫显然忙于思考自己的事,所以脑子里对马尔没有印象。航行期间,伍尔夫一直躲在自己的船舱里,不用出门便可享受一切服务,他反复琢磨着对联邦调查局的调查采取拖延的态度,还是坦白交代。身为镇长的阿尔。伍尔夫经常外出旅游,有时遵从医嘱到加勒比海航行,以便调剂一下大脑,摆脱媒体的追踪;有时化名“马克斯·沙夫”,刮光胡子,脱掉假发旅行。


......


改编自欧洲短篇推理小说《好一个救命者》


推送|鲤鱼

审核|盐酥鸡